<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019 她的倒霉日子來了

        文 / 愚昧夫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陳鴻二人很快回到了夏小幽的車上坐了下來。夏小幽路上已經好奇地問了陳鴻,為什么他知道樓盤還會出事兒,而寧華市的樓盤兩個月后也許會出事兒?

            陳鴻只是默默地搖了搖頭,什么也不說,夏小幽也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她這女子倒是明白的,陳鴻想說的事情怎么都會說,不想說的話,怎么都不會說的。

            此時,陳鴻坐下來,打開一瓶新的春江醇,一陣狂喝見了底,然后抽起了煙來。夏小幽帶著滿腹的疑惑,開車帶他往家里趕。不管怎么樣,夏小幽覺得今天晚上似乎又見識到了些什么。

            回到家里,夏小幽洗了個澡。陳鴻不洗澡,摟著她就在她的臥室里上了床。

            夏小幽真是醉了,陳鴻身上雖然有點冷,但是有些地方太熱了,而他身上很干凈,沒有酒味兒,嘴里沒有一絲的煙味兒,反而散發著一種很淡很淡的清涼香味兒。

            接下來的日子里……

            莫名其妙就提拔了陳鴻的王艷,也沒有主動召見過陳鴻,而且居然還去海南七日游了。

            趙玉山只是有點信陳鴻的話,但作為分管工程部門的老總,他事情挺多,倒沒有親自召見過陳鴻。

            張半仙很郁悶,當晚的酬勞沒有撈到。第二天給4S店的人打電話發了一通臭脾氣,結果人家派人跟他去望江閣樓盤取車時,一打火就著。實際上,陳鴻只不過是運用了小成控風術,在他準備打火的時候將寶馬的進氣口給封堵了,自然發動機怎么也打不著。陳鴻走了之后,他本來可以發動汽車的,但那時已坐趙玉山的車離開了,寶馬就拋在原地呢!

            不過,張半仙已經感覺到了問題了,只當是遇到真神了。但他還居然請了社會上的一些無業游民,天天白天黑夜盯著望江閣15幢,生怕陳鴻請人去搞什么鬼。

            保安隊長馬小龍天天蒙著個紗布上班,也比較郁悶,不知道臉上的傷什么時候才能好。而且,他知道杜仲陽的失敗,還去醫院看望過算是道上景仰的黃軍和駱海,實在不敢相信陳鴻的武力值那么爆表。由此,每天上班看著陳鴻由夏小幽送到集團外面,然后走路進來,他要是在門崗處的時候,便馬上裝著沒看見。

            陳鴻對這一切都無視,由夏小幽接送上、下班,而且是帶著煙和酒上班。他有自己的辦公室了,在里面抽煙、喝酒也沒人說他。只是大家聞不到他身上的煙酒味兒,暗自好奇而已。他一身的冷峻酷勁兒,話依然不多,工作上的交流也是言簡意賅,所有人都很習慣。

            工作中,陳鴻發現阮云的工作能力很強,只是比較內向。但有時候回到夏小幽家里,夏小幽和阮云的電話還比較多,算是很談得來。他能猜到夏小幽和阮云說了些什么,因為阮云看他的眼神都充滿了好奇,他只是裝著沒看見。還好,阮云嘴緊,沒說過什么關于他的話。

            然而,集團春江分公司負責望江閣樓盤那邊倒是傳出風聲來了,說是陳鴻預言那樓盤還會出事,但不會要人命,而且寧華的樓盤暫時無事。這樣的風聲居然就傳到長河集團總部來了,但對于陳鴻的影響依然不大。似乎,人們都還在觀望之中。

            反而,杜仲陽在考慮著怎么再次收拾陳鴻。他是杜氏建筑的施工運營副總,正好還是長河集團長期的樓盤建筑承建工作,他聽說陳鴻的預言,只道是這小子被自己戴了綠帽的泄憤之說,并不以為意。他也在向瑩瑩那里問了一下,得知陳鴻并不會什么武功,反倒是好奇起來,覺得這小子是不是在摔下天劍峰之后發生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樣,他得好好收拾一下陳鴻啊,要不然婁鳳這美人兒還真他娘的不自動上門呢!而且,在陳鴻的事上,他很有挫敗感,因為在婁鳳面前丟了兩次人了。

            梁明達那個馬屁精,明顯也是有點虛陳鴻,工作上的事情幾乎都讓陳鴻這個副部長去負責,他也落個清閑。不過,他運氣似乎有點不太好,陳鴻有時候進辦公室和他說點工作上的事,這家伙起身倒個水,能把水倒在手上;往椅子上坐呢,還好幾回坐到地板上了,出盡了洋相。

            婁鳳則是更慘了點,不僅是杜仲陽讓她失望了,而是似乎陳鴻的話應驗了,她這些天的運氣特別差。陳鴻回來那天,鞋跟掉了崴了腳,這且不說了。第二天上班,她去策劃部里,想安排一下工作,其實是想到陳鴻的新辦公室里去展示一下威嚴。

            當然,婁鳳在陳鴻的辦公室里確實是冷聲冷語,說不管他是誰的人,未來怎么樣,但上下級的關系得分清楚,工作也得好好干。陳鴻沒和她說什么,只是默默點頭,一副冰容。結果,婁鳳轉身出門時,剛剛推開門往出走,玻璃門板砸過來,撞到了她的鼻子,痛得直流淚,問題不是很嚴重,因為沒出血。

            可偏偏婁鳳捂著鼻子回辦公室時,就在策劃部的大辦公室里,一陣暖暖的河風把她的紫色絲質長裙給掀開了,所有人都看到她紫色的小內,迷人修長的白tui子了,氣得她真是暗叫倒霉,紅著臉啊按著裙子往外跑…… ( 倒霉男兒有春天:陰陽高手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56/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