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五章 收一對母女當保姆

        文 / 花小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小妹妹你好!”羽龍趁機雙手扶在那女人的柳腰之上,觸感如摸在絲綢之上,那種感覺實在妙!

            如果這時友人看到羽龍的動作的話那一定會嚇一跳!只見他緊緊的貼在他前面的那個女人的翹臀,真的是緊緊的,沒有一絲縫隙,而他的雙手卻是環住了女人的腰肢,讓她靠在自己身上,那魔爪還不時的在女人的纖腰上下探索。而他的下巴卻搭在女人左邊的肩膀上與靠在她右邊的女兒聊天!

            只聽他問道:“小妹妹你住在哪里的?”這話說出口根本就是跟大灰狼一模一樣的奸角色!可是,小紅帽卻是靦腆的笑了笑,道:“人家跟媽媽就住在再下兩個車站那里附近呢!”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今天跟媽媽出來干什么?你爸爸呢?”羽龍嘴上跟小女孩說著話,他的分身卻是在人家媽媽的臀片之間占著便宜,一雙魔爪更是不必說了,驚嘆開始想要探入女人的雙腿之間!

            羽龍一邊應付著小女孩,身體在她媽媽上吃豆腐,而眼睛這個時候才有空打量著被自己抱著的女人。

            光潤圓膩的香肩,白玉般的柔軟玉臂,成熟芳香卻又線條優美的修長玉。腿及細膩柔滑、嬌嫩玉潤的肌。膚讓羽龍眼前一亮!她的長發向后盤起了一個發髻,雪白的t-shirt與緊身牛仔褲相互搭配,雖然是兩件極其平常懂得衣服卻將這個美人修飾得像是大自然雕刻而成的精美維納斯雕塑!晶瑩豐腴,成熟典雅,還有一種說不出的古典美!傲人的身軀雖然被衣服遮掩著,但是卻若隱若現的透出了她凹凸高聳的一雙雪峰,地像一對熟透的天界仙桃,將她的胸前撐得鼓鼓漲漲的,隨著她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輕晃,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破衣而出。

            白云蘭現在已經羞得幾乎無地自容了!只是,她的性格內向,又格外的膽小,對于她身后男人的侵犯并不敢多言,只盼望他占夠便宜早點放過自己。

            這時,那女孩說道:“我跟媽媽出來逛商場!

            羽龍雙手緊了緊,屁股微微向后,身體弓起,而后后向前沖去,好像真的抱住人家那完美的胴。體在歡愛一般。但他還是分出神來回答那小女孩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爸爸在哪里呢?”

            白云蘭一聽身后的男人竟然一邊跟自己的女兒在說話一邊侵犯自己,她的心里就更加的羞澀無助了。但是她只是無力的扭動著身體來表示自己心中的反抗。但是她的動作在這擁擠的人群中以及羽龍雙手的鉗制中根本沒什么效果。恰恰相反,她扭動的嬌軀反而使羽龍的欲;鸶痈邼q,他的身體和她貼的緊緊的,把已經頂在她臀片之中的神器更加用力地向前沖擊,而后又輕輕的扭動著。

            白云蘭身上的女兒黯然道:“爸爸已經去世好久了!

            這是,白云蘭聽到女兒說起自己的亡夫來,心里一痛。竟然有點委屈的抽泣起來。

            羽龍伸手摸了摸女孩的頭發,道:“乖,以后我當你爸爸好不好?”說完,那只手索性也不收回來了,而是光明正大的搭在白云蘭的肩膀上,而他卻是在她另一側的耳邊輕輕的說:“阿姨,你的女兒真可愛!”

            聽了我的話,白云蘭的脖子都紅了,這個男人竟然一邊輕薄自己一邊跟自己女兒說話!只是,軟弱的性格讓她不敢反抗,只是低下頭根本不敢看他,一顆芳心居然劇烈的跳動起來!就好象自己當初跟亡夫初初相識相戀之時的怦然心動!只是,這一次的感覺卻更為強烈!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幾乎都要跳出來了!而她的身體之內就好象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控制著自己一般,這種感覺很奇怪,但她卻并不排斥!

            小女孩高興地說:“真的嗎?你真的要當我爸爸嗎?”白云蘭有點驚愕的看著女兒,她自從丈夫四后,這差不多十年來幾乎是不跟其他人說話,現在這種自閉癥居然在面對身后侵犯自己的男人之時而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也太神奇了吧?

            羽看到小女孩純真的小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魚羽龍感覺到自己體內那股讓自己瘋狂起來的力量消失了!

            不過,他的身體依然沒有離開自己前面的女人,不過,他的雙手卻是張開將前面這一對母女抱進懷里。這時,剛好又有乘客上車,車廂之內似乎更加的擁擠了。羽龍抱住她們二人艱難的轉過身來,讓白云蘭粉背靠著車廂的后壁,而他的雙手改為撐在白云蘭的肩膀兩側。

            “你……你想要干什么?”白云蘭緊緊地抱住女兒,卻是一臉羞澀的問道。只見她粉臉飛霞,五官搭配得完美無缺:水汪汪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瓊瑤小鼻,一張細致的瓜子臉,貝齒緊咬下唇,而她的嬌軀卻在輕輕的顫抖著,似乎在害怕,又似乎在期待。羽龍甚至聽到了她那急劇跳動的芳心。

            羽龍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你看,你女兒要我當她的爸爸呢!是不是啊,乖女兒?”

            小女孩竟然在母親那驚愕的目光下開心而甜蜜的回答道:“嗯,爸爸真好!”

            “你看,她都叫我爸爸了,那我是不是應該叫你老婆了呢?”羽龍放肆地伸手到她的臉上輕撫著?墒,當他的手觸到白云蘭那布滿的俏臉之上時,一股莫名其妙的記憶涌進他的大腦里面!那一個個自己并不熟悉身影,那一道道自己很是陌生的場景猶如是侵入自己大腦的天兵天將,轟擊著他的大腦神經!

            仿佛是看電影一般,羽龍他竟然看到了眼前這個成熟美艷的女人的成長?!

            天!羽龍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可是,那些記憶又是那么真實,那么刻骨銘心!

            “你——你叫白云蘭?”羽龍顫抖著聲音問道,“你是白云蘭?”

            白云蘭忽然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居然知道了自己的名字,而且……而且……她實在有點不敢置信?墒,今天實在是發生了很多讓她同讓不敢置信的事情了。先是女兒的自閉癥好了,然后自己居然對那個侵犯自己的男人動心了!

            這是真的嗎?可是,那種感覺就是那么真實,就好象他一直陪伴著自己一樣。

            “你真的是叫白云蘭嗎?”羽龍再次問道,而他的手依然放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撫摩著,好象是在撫摩一個十分珍貴的寶石似的。

            她沒有伸手拂去羽龍在她臉上的手,而同樣是那么驚愕的問道:“你是誰?”

            兩人對視著,就這么保持著女人抱著自己的女兒背靠車壁而男人一手撐在女人肩膀一側,另一只手撫在女人臉上的動作!旁若無人,即使女人的女兒在她身邊叫喚也是毫無反應。

            良久,對望中的男女相視一笑。男人的笑容是勝利者的縮影,而女人的笑容卻是失敗者的屈服。

            白云蘭只感覺到好像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驅使者自己似的,讓她生不出反抗之心!

            羽龍也是一臉震驚,這……這就是自己的力量?那個和尚……他感覺到自己好像是侵入了對方的記憶之中一般,如戰爭的勝利者攻城掠地,侵占了那原本就不屬于自己的那份靈臺!

            這時,“嘟!”的一聲,公車終于聽了下來。

            白云蘭抱著女兒趕忙離開這個那男人,這個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的可怕男人?墒,雖然她沒有回頭,但卻是依然聽得很清楚,那好像是獨一無二的腳步聲。

            “媽媽,你干什么走那么快呢!爸爸他還在后面呢!”許盈盈硬是從媽媽的身上掙扎下來,小跑著走向后面跟著的羽龍:“爸爸!”

            白云蘭一臉不可置信,那個男人看起來最多就是十八、九歲,但他居然可以打破了女兒的自閉癥,讓她含出那一聲親切卻從來沒有含過出口的“爸爸”!

            “你——”白云蘭那柔弱的性格以及那莫名的力量讓她毫無反抗之力,可是,屈辱與不甘的淚水卻從她的雙眼之間逐漸涌現。

            羽龍抱著許盈盈,苦笑道:“其實你不用那么害怕的,我沒有惡意。剛才那……那也只是一時沖動而已,我實在是被你的美麗所吸引了。

            “那你……想怎么樣?”那個女人不喜歡被人稱贊她的美麗?刻絲,面對眼前這個小了自己幾乎近十歲的男孩,她竟然感到了心跳加速,臉紅耳赤!

            羽龍道:“有沒有興趣去我家做保姆的工作?”從對方的記憶中,羽龍知道,白云蘭原本的丈夫是一個小富豪,可是卻因為貪賭成性,最后將自己的家產輸得一干二凈,最后受不了刺激而跳樓身亡?蓱z這一對孤兒寡母,生活甚是艱苦。

            見她沒有說話,羽龍抱住許盈營就往她家走去。記憶中,那是一間面積很少的出租屋,只有一個大廳,一個廚房以及一個浴室?粗矍暗木跋,羽龍心里不禁一陣唏噓,看來貧富懸殊的差異就算是在首都這個發達的城市里也是不能夠消除的。

            羽龍對站在自己深身后不知所措的白云蘭道:“忘了自己介紹,我叫羽龍,現在是光雨集團的董事長。光雨集團的因該知道吧?”

            廢話,全國第三大集團誰不認識!

            “媽媽快點,我們要跟爸爸到新家去了!”許盈營明顯不知道她媽媽的心思,卻催促她道:“媽媽你怎么了,不高興?”

            原本,一個陌生人跟她說要聘請她當保姆,她即使有心考慮也不可能在沒有了解清楚之前就默然答應的。更何況這個陌生人剛才還輕薄自己呢!可是,她的心里似乎有一種聲音告訴她:眼前這個男人值得信任。

            默默地嘆了一口氣,白云蘭只好由得他了。 ( 風流懂事長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58/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