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4、魔女小佳

        文 / 陳公子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4、魔女小佳

            轉眼到了秋天,由于忙著成立自己的公司,加上趙雪要辦一個展示會,我們都很忙,嬌嬌也可能由于功課緊,所以我也很少見到她們,其間與小薇約過幾次,小雅雖然在家里又見過幾次,但每次都因為多種原因而沒有身體的接觸,從每次小雅看我的目光里我讀懂了她的意思,但分身無術,只好隨她去了。

            一天與趙雪手挽手走進家門,張姨在客廳叫住了我,同坐在客廳的還有嬌嬌和小雅,近期我與張瓊很少有性來往,關系也不象過去那樣密切,她幾乎很少來我們家。今天見到她著實令我大吃一驚,何況小雅還在此,我忙對趙雪說:“你先上樓吧,我看張姨有什么事!

            坐下,嬌嬌給我遞過一杯水,張瓊問:“公司業務怎樣!

            我笑著說:“還行吧,就是太忙!

            “小雪的展示會準備得怎樣?”

            她又問!澳馨磿r開展,可能資金上還有些問題,她又不愿我出資!

            我答!斑差多少?”

            “倒不多,200萬左右?赡芩业馁澲坛隽它c問題!

            “真不愿我幫忙?”

            她問。我笑著搖搖頭。張瓊傷感地說:“下個月我準備去美國了。你愿不愿將我那邊也并到你一塊?”

            我搖搖頭:“公司股權太復雜,而董事又太分散,業務又拓得太寬,我不愿接受!

            “那是你爸爸的意思!

            “將股權賣了吧,或者將各地主項業務合并,業績必須得有大的突破,否則美國方面,總公司在紐約股市也很難有起色!

            張瓊嘆了口氣:“我已不想再操心了。我今天來不是為這些事,我知道你會是這個態度!

            她頓了頓,看看小雅:“我今天來是為她的事情!

            我看著小雅:“小雅?怎么啦!

            “怎么啦?”

            張瓊瞪了我一眼:“你就這樣把她扔了?”

            我臉騰地一紅:“甚么扔不扔!”

            “這幾個月,你問過她的情況嗎?你想到過她的心情嗎?”

            張瓊越說越好象在說自己。小雅低著頭,張瓊看看我不多說了,我望著小雅真誠地說:“小雅,確實是太忙!

            小雅抬起頭看著我:“我知道,我沒有埋怨你!

            張瓊看看小雅,接著說:“我帶她去的醫院,那是幾月前的事了,我今天見她與嬌嬌在一起,問她才知道,你一直連關照的話都沒有,你也不小了,該知道怎樣替別人著想!

            我詫異地問小雅:“你怎么不跟我說!

            嬌嬌不滿地說:“每次沒說兩句話你就打發她了,她怎么跟你說?”

            這時趙雪走下樓,笑著問張瓊:“張姨,您最近忙嗎?”

            張瓊對她笑笑,搖搖頭:“我現在是閑人了,公司的事情早已不管了,小雪,展示會怎樣?要不要我幫忙?”

            趙雪笑了:“張姨,您就相信我吧,我會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好的,謝謝您的關心!

            張瓊看著她,真心地說:“你們兩人都要強,能互相幫助和謙讓真好,小雪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趙雪高興地笑了:“謝謝張姨的夸獎了!

            說著她看看我:“飯做好了,劉媽叫吃飯了!

            她走過來,幫我脫下外套,又將我的皮包拿走:“洗洗,吃飯吧,張姨,您一塊吃?”

            張瓊揮揮手:“你先去吧,我們馬上就來!

            說罷,她看看小雅嘆了口氣,對小雅說:“小雅,你小雪姐確實是個好女孩,你也是個不錯的孩子,不過你還小,現在首先是讀書。最近學習怎樣?”

            “我們班前五名!

            嬌嬌幫著說。小雅看著張瓊:“小雪姐真的很好,對我也不錯,張姨,我從來沒想過別的甚么!

            張瓊笑著說:“我知道,我知道。不過有時感情的事是很復雜的!

            嬌嬌對著我:“哥哥,我們馬上要秋游,準備到郊區去玩。學校組織的,但自愿參加,你帶我們去!

            “我知道,我可能去不了!

            我聽小薇說過沒多想隨口就答!澳阒?”

            嬌嬌狐疑地看著我:“誰告訴你的?”

            我知道自己說走了嘴,尷尬地說:“不是你告訴我的嘛!

            嬌嬌想了想,記不清自己甚么時候說過好在她想的是怎樣游說自己:“去吧,才三天!

            我趕緊說:“好,好,讓我安排安排安排再說。張姨,我們先去吃飯吧!

            嬌嬌從小在國外長大,現在已完全中國化了,但她對西餐的喜愛有增無減。過去每周總要帶她去吃幾次,最近忙就顧不上了,她懇求過幾次,這天正好晚上趙雪要與廣告公司討論一個設計方案,我也正好事情不多,決定到學校等嬌嬌帶她一塊吃飯。車剛到校園門口,就聽有人叫,我伸出頭看,原來是小薇,她驚喜地跑過來,欣喜地問:“你怎么來了?”

            我也很高興:“嬌嬌不是一直讓我請她吃西餐嗎,今天正好有空,就過來了。嬌嬌還沒出來?你有時間嗎,一塊去?”

            她高興地點點頭:“我有時間,我去叫嬌嬌!

            “真沒事?”

            我問她,“你那同學還等著你呢!

            原來剛才我見他跑過來,一個女孩立即停下來,顯然她們是一塊的,她等著小薇。小薇這才想到剛才一高興把同學忘了。她吐吐舌頭,神情遲疑了一下!澳銈儨蕚湟粔K回家吧!

            她搖搖頭:“我們約好一塊看電影去!

            “那一塊用完餐你們去看電影罷”小薇過去和那小女孩商量了一會,帶著那個小女孩過來:“這是李佳,你叫她小佳就行了!

            她又對叫小佳的女孩說:“他是嬌嬌的哥哥,叫哥哥!

            小佳臉紅地輕輕叫了一聲,我笑道:“她不是你的同學吧!

            小薇吃吃笑著說:“她是我姨的孩子,小我好幾歲呢,怎么會是我同學。對了,小佳,你先上車,我去找嬌嬌去!

            我伸出頭:“順便把小雅也叫上吧!

            小薇猶疑了一下點點頭跑進學校去。小佳乖乖地坐在后面,大氣不敢出。我正想逗她說話讓她放松,趙雪來電話了。

            “親愛的,你在哪兒?”

            她問。我笑著說:“正在嬌嬌學校門口呢,她不是一直要吃西餐嗎,帶她去用餐。怎么,你來嗎?”

            她抱歉地說:“唉,走不開,我估計今天得很晚了,我順便回家看看我媽去,今天我就不過來了!

            還沒等我答話,“行不行啊,沒生氣吧!

            “生甚么氣啊,今天周末,你是該回家看看父母!

            “你可別亂跑啊!

            她那邊笑著嚷。

            掛上電話,從反光鏡看看小佳,她長了一幅天使般的小臉,臉頰有兩個小小的酒窩。我扭過頭看著她:“準備去看甚么電影!

            “不知道,我和姐姐準備到影院看有甚么電影!

            她脆生生地回答。聲音細小還帶點童音!敖o家里說過了嗎?”

            我關切地問!耙毯鸵谭虺霾盍,媽媽讓我陪陪姐姐!

            她好象自如了些。這時,嬌嬌、小雅和小薇出來了。嬌嬌高興地跑過來叫道:“哥,算你沒忘了你小妹!

            小雅則是溫存一笑,算是打過招呼。小雅推開車門猛地看見小佳:“咦,這是誰?”

            嬌嬌鉆進車細看看:“這不是小薇她姨的孩子嘛!

            小雅也想起來了。

            吃過飯已是九點了,女孩子與其說吃得高興不如說大家聚在一起更高興,的確,從大連回來,我們就沒同時在一起聚過。就點剛過,小雅就偷偷向嬌嬌說著甚么,嬌嬌對我說:“哥,得先送小雅回家,她晚上沒特殊理由,父母是不讓在外太晚的!

            小雅看著我說:“其實我真不想走,可我給家里說好只同嬌嬌在外吃飯就回去的!

            我馬上站起:“還是遵守吧,否則下次要出來父母可不批準了!

            剛出門,嬌嬌才發現甚么:“啊,雪姐今天怎么沒來?”

            我打開車門:“晚上有事,順便就回她父母那邊去了!

            嬌嬌一聲驚呼:“好啊,那你今晚屬于我的啦!

            小雅在后面道:“要不我給家里打個電話?”

            嬌嬌掉頭看著她笑著嚷:“那你媽還不吃了我,你還是回家吧!

            到了小雅所住樓下,我停下車扭頭含笑看著小雅:“下次再找機會聚吧,今天就早點回去!

            小雅身子沒動,看著我:“你們等我,我上去給媽媽請假就下來!

            小薇笑道:“還是回家吧!

            小雅沒做聲緊緊盯著我。我勸她:“我們再找機會聚吧!

            她賭氣地說:“不!

            僵持了幾秒鐘,嬌嬌開車門,下車前對后面的小薇和小佳說:“我們先下車休息休息,讓她們慢慢商量吧!

            小雅一見她們都下了車,淚水馬上在眼眶滾動:“你真一點也不想我?”

            我邊給她拭淚邊說:“小雅,我也想,何必在今天呢!

            其實我心里明白,我是想小薇?赡苁窃谧约杭议T口的緣故,小雅也不敢有甚么動作,她哭著說:“我沒有哪天做夢不夢見你,我喜歡你抱我,喜歡你吻我,喜歡你撫摸我!

            我見繼續下去不好收場,只好說:“只要你不哭了,我答應這個星期日一定陪你一整天,行不行?”

            她破涕為笑:“真的?”

            “肯定的!

            小雅這才笑了!鞍褱I擦干凈吧,不然回家媽媽又得問了!

            小雅不好意思地擦淚,說:“你說好的呀,我星期天等你!

            小雅擦拭干凈,下了車,嬌嬌向她道別。小薇和小佳上了車,乘嬌嬌還沒上車,小薇貼到我耳邊,略帶撒嬌地悄悄說:“我要你!

            我取笑道:“不去看電影了?”

            她臉一紅坐正:“本來也是沒事才去看電影嘛!

            想到馬上又能體驗小薇那迷人的身體我內心禁不住一陣沖動。

            車到了家門口,我對嬌嬌說:“你先上去吧,我送送小薇和小佳!

            嬌嬌甜甜一笑:“快回來啊!

            車直接使向郊區,進入黑黑的夜幕中,小佳膽怯地悄悄問小薇:“姐,我們去哪兒呀?”

            小薇沉靜在自己的興奮之中:“姐姐帶你到郊區去玩!

            小佳抓緊小薇的手,不言語了。進到房間,小佳眼花繚亂地看著大大的房間。小薇給姨打了電話,告訴她自己和小佳在嬌嬌家住,然后帶著小佳洗完澡就將小佳帶到樓上讓她睡覺。小佳睡下她并悄悄鉆進了我房間。

            又是很久沒見,兩人都象有無盡的熱情,也不知做個多少次愛,一直到兩人都疲憊地躺下睡著了。

            朦朧中,感覺一個肉體躺在了我身上,我勉強睜眼看看,窗外除了皓月當空十分靜謐。我又睡著了。隱約間,感覺有一條腿搭在自己身上,推開,一會兒又搭上,我睜開眼,驚奇地看著,原來一個小巧的身體臥在我和小薇之間,我定定神,才想到可能是小佳,或許是小佳晚上睡醒了害怕亂鉆到我們房間,見到小薇,她迷迷糊糊也沒注意我們兩人全赤著身子就躺在了我們中間。借著月光,看見小薇甜甜的睡得很香。小佳穿著我的一件寬大的睡衣,雪白的肉體從寬大的衣服中裸露出來,露出胸前微微凸起的小小rǔ頭和紅紅的小褲衩。兩條勻稱的大腿彎曲著,一只搭在小薇身上,一只軟軟地貼在我腿上。紅紅的小嘴微張著,月光下兩排整齊的牙齒隨呼吸輕輕地一張一合。幽幽的清香隨著她的呼吸和身體陣陣沖擊著我,這是真正的處子之香。我從來沒想到女孩子身體會有如此的幽香。我搖搖頭努力讓自己靜下心,然后背對著她們閉上眼。但陣陣清香不斷充斥著我的鼻孔,我實在無法忍受,終于轉過身輕輕將小佳摟到懷里。

            我湊過去,用鼻輕輕嗅著她的身體,手顫抖著摸向她……

            一聲慘裂的驚叫把小薇驚醒,她看見我的劇烈抽動,和小佳掙扎著的扭曲身體,她驚叫著去推我,慘叫著:“不,不,你下來,你下來!

            小佳痛苦地慘叫著。我那時已經沒有了感覺只有不停地,我推開小薇,踹著粗氣不停地,小薇抱著頭嗚嗚哭著。終于,我大叫一聲全部射了進去,好象射了很久很久。這時我才冷靜下來,小佳的身體完全泡在血液和jīng液里,床單已經完全變了顏色。小佳躺在那里,傻傻地看著哭泣的小薇,好象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一樣。我去扶小薇,她推開我,爬到小佳身邊,仍從里面往外溢著汝黃的jīng液,她抽泣著抱著小佳進入浴室。過了許久聽見了小佳的哭聲。

            終于她扶著小佳從里面出來,因仍沒穿衣,可見下體紅腫,慶幸我撫摸才才沒有將她身體撕傷。小薇給她穿上褲衩,披上睡衣,我早穿好了睡衣,走到小薇身邊,她抬起紅腫的雙眼突然撲到我懷里,用她拳頭捶打我胸脯,我摟緊她,邊吻她邊向她道歉,終于她嗚咽著指向小佳:“向她道歉罷,別向我。我恨死你啦!

            我走向小佳,她恐懼地躲避,我輕輕把她摟進懷里,她抽泣著,垂著頭不說話。天早已大亮。小佳昏昏欲睡,小薇自己找出干凈的床單,換下,我抱著小佳將她輕輕放到床上。小薇倒了杯水讓小佳喝完,然后讓小佳躺著,給小佳蓋上被子!澳阍趺茨苓@樣對她呢?”

            她憤怒地問我!拔乙膊恢趺磁芪覀兇采蟻砹,我——”我沒甚么可解釋的。

            過了很久,她才安靜了許多:“我們怎么辦?”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她瞪了我一眼:“要有事你現在才想起來去,人都涼了!

            小佳早醒了,她看著小薇,輕聲道:“姐,我要回家!

            小薇嚇了一跳,忙撫摸著她說:“都是哥哥不好,你現在回去,媽媽問姐姐我怎么說呀!

            小佳坐起:“姐,我餓了!

            “好好,我馬上做吃的!

            小薇急急向樓下走去。我從浴室出來,走到小佳身邊,溫和地問:“還疼嗎?”

            她看看我,搖搖頭。我拿起一只她的小手,說:“都是哥哥不好,你打我罵我都行!

            她低頭不語。沉默了會兒,她用手撐著想起來,我扶起她,她踉蹌了一下,但很快站住了!叭ツ摹蔽覇,她看看我:“樓下!

            于是我扶著她慢慢走下樓。坐到沙發上,我給她倒杯水,她喝了,然后問:“這兒離城里很遠嗎?”

            我坐在她身邊,耐心地說:“也不遠。有三十分鐘就回去了!

            我探問,“今天就在這兒玩好嗎?”

            她搖搖頭!盀樯趺?”

            她看了我一眼:“我怕你!

            我溫和地說:“我保證不會再讓你受傷害了!

            “真的?”

            她盯著我。我點點頭。

            “哥哥你錯天很好,今天早上怎么那樣兇?其實——其實——”她頓了頓“我知道怎么回事,你不應該把我弄疼的!

            我一聽笑了:“第一次當然疼了,以后就不疼了!

            “那也是你不對,你差點壓死我了!

            “是,是,是,是我錯了。我向你認錯!

            見我神態她撲哧笑了。我頓時大悅。小薇正好進客廳,聽見小佳的笑聲驚得目瞪口呆。

            她覺得她似乎神經不正常,快步走過來,小心地問:“小佳,你沒事吧?”

            小佳搖搖頭:“不就是電影中常有的作愛嗎,我只是沒想到那樣疼!

            說著,抓過小薇手里的漢堡大口吃起來。小薇坐在地上,看看小佳,又看看我,似乎對眼前的變故搞得莫名其妙,明明剛才還哭叫著的,現在居然笑著說沒事。她看著我喃喃道:“你給她施了甚么魔法?”

            我趕緊摟起她:“沒事就好!

            她不悅地說:“那我也不饒你!

            話雖說著,倒是沒再推開我。

            吃完飯,窗外已是明媚陽光。樹林中小鳥唱鳴。小佳爬在窗口看著外面的草地:“真漂亮!

            我忙走過去:“你要喜歡就常來吧!

            “真的!

            我笑著點點頭,小佳也甜甜笑了,兩個小酒窩可愛極了。小薇有一種失落感,哼了一聲:“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痛?”

            小佳回頭望望小薇,向我做個鬼臉伸伸舌頭。我猛地升起一種感覺:她未來一定是一個誰也脫離不了的魔女。小佳伸出手撫摸著我的臉:“我喜歡你!

            這次不僅小薇驚呆了,我也楞在那兒不知說甚么好了。我走到小薇身邊,嘆了口氣:“你這個妹妹是個妖女!

            她一嘟嘴:“不要為自己找借口,總不會是她勾引你吧!

            這時,小佳又在那邊叫了:“哥哥,你過來!

            我趕緊走過去,她摟住我肩:“你帶我出去玩吧,姐姐,你去不去?”

            小薇對眼前的事還沒搞明白,怎么自己稀里糊涂就這樣讓這個小丫頭片子把自己喜歡的東西搶走了?

            三人走出戶外,小佳好象甚么事也沒發生,她蹦蹦跳跳在草地花叢中時隱時現,一會叫我幫她摘花,一會兒說累了讓我背她,折騰了一下午,終于回到房間,我這才想起嬌嬌,剛給嬌嬌打電話,她就在那邊哭上了,我只有道歉,她非問我們昨天在哪兒,我只好告訴了她。她聽罷丟下電話就跑。我又只好給趙雪打個電話,讓她繼續在父母家呆兩天,她問出了甚么事,我支吾著也沒給她說實,只是說回去再告訴她。

            天傍晚,嬌嬌趕了過來,見到我,她首先就委屈地向我嚷,然后就沒事了。這就是嬌嬌,她從來不會真對我生氣的,但她對我約會小薇很有意見,不是她不喜歡小薇,小薇也是她好朋友,而是她覺得既然對小雅好,就不應該再約小薇。她沒有甚么認為我與她同學這種偷情有甚么不妥,她只是覺得我喜歡了小雅和小薇她們,就不可能象過去一樣愛她了。嬌嬌抓著小薇的手,嚷道:“你們是甚么時間開始好的?”

            小薇臉紅紅地不回答,看看我,我摟過嬌嬌,插開話:“走,我們吃飯去吧!

            嬌嬌還要不依不饒,總算讓她安靜了下來。

            吃過飯,回到住地。我們坐在草坪領略著習習的秋風,月亮大而圓,小佳走到我身邊偎到我懷里:“哥,我冷”我摟緊她,溫柔地問:“要不我們進去?”

            小佳搖搖頭,高興地說:“我喜歡在外面,聽你們說話有意思!

            嬌嬌吃驚地看著小薇,又看看小佳,剛才吃飯她就注意小佳對我的親昵,現在這樣她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平時應該都是她來撒嬌的,而且小雅和小薇都讓著她。小薇失落而感情復雜地看著小佳。

            夜深了,我們各自回房間睡覺,嬌嬌跟進了我的房間,她才不管小薇的感受呢。小佳跟小薇也去休息了。嬌嬌正爬在我身上唧唧碴碴跟我說過沒完,小佳穿著我那寬大的睡衣走進來,不言語躺在我身邊,嬌嬌吃驚地看著她,生氣地說:“來這兒干什么?”

            小佳一點也不生氣,怯怯地說:“我怕,我要跟哥哥睡!

            嬌嬌氣得坐起來,對這小孩子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總不至于拉她出去吧。我見嬌嬌生氣的模樣,拉她躺下“小孩子,你生甚么氣啊,就讓她在這兒好啦!

            小佳勝利般地瞅嬌嬌一眼,躺在我身上,象嬌嬌剛才一樣。嬌嬌那個氣啊,她不能象對小雅、小薇那樣,也不能對我撒嬌哭鬧,畢竟小佳是比她小太多的女孩。小佳口若幽蘭,小手撫摸我的臉頰,嬌嬌沒有了談話的興致。過了會,小佳好象好奇地說:“哥哥,你說第一次疼,以后就沒事了,我要跟你作愛!

            聽得嬌嬌目瞪口呆。小佳小手去解我的睡衣,然后坐在我身上,去解自己的睡衣,嬌嬌驚叫著坐起,氣淋淋地嚷道:“受不了,我受不了你們!

            說著氣沖沖地沖出門去。我含笑看著她:“你惹姐姐生氣了!

            “干嘛生氣?”

            她小嘴湊到我嘴邊!澳悴簧鷼饩托辛,我才不管別人呢!

            我想起了甚么,抓住她的手:“昨晚是你故意跑到我們床上的吧?”

            “說了你可別生氣”她吃吃笑了,“你開始摸我我就知道,我沒想到會那么痛!

            我心里嘆了口氣,這小妖女真了不得。嬌嬌、小薇和小雅三人加上也斗不過小佳的心眼。

            第二天,猛然想起與小雅的約會,于是起床走下樓,嬌嬌和小薇正坐在沙發說話,見到我都不言語了,我笑道:“干嘛不說了!

            “你沒良心”嬌嬌恨恨地說。我不理她,看著小薇說:“那天答應小雅今天帶她出來玩的,我得去接她,你們誰跟我去?”

            嬌嬌哼了一聲站起,于是我和嬌嬌走出去。

            一個多小時,我和小雅、嬌嬌回到了住所。小雅高興地與小薇打招呼。小雅緊緊靠著我,四人聊著天,忽然,小雅望向樓梯,我扭頭只見小佳從樓上走下。穿著她自己衣服,臉上兩個小酒窩都蕩漾著滿足和可愛,水汪汪的風眼黑白分明,一眨一?蓯蹣O了。小雅好象重新認識小佳一樣看呆了,連我都看得心咚咚直跳。這女孩真是有一種奇特的魔力。小佳笑盈盈地向小薇打招呼,又分別對小雅、嬌嬌說:“小雅姐好,嬌嬌姐好!

            說罷偎到我另一邊,小雅稍稍不好意思地離開我一些。畢竟她不能和小女孩一樣。小佳望著我:“哥,我餓了,有吃的嗎?”

            我笑了:“你姐姐早給你準備好了!

            乘小佳去吃飯,我輕捏了一下小雅的手,她明白,跟我站起,向樓上走,畢竟幾個月沒接觸了,小雅的身體對我依然有誘惑力,雖然經過了兩天的連續,但我自認身體還是恢復得很快的。

            剛與小雅赤身摟抱在一起,小佳走了進來。見我和小雅的樣子,她直接走到床邊,小雅不好意思的用被子蓋住身體。我不高興地說“沒見我正有事嗎?”

            她凝視著我,好象看我是不是真的,見我真生氣了她仇恨地看了小雅一眼,氣鼓鼓地走出去。小雅輕聲對我說:“我覺得她令人害怕!

            說罷,羞澀地爬到我身下——

            完——

            后記

            小雅現在美國定居,是張瓊協助她移民過去的。去年在張瓊處見到她,她嫁給了美國航天局的一位華裔工程師,生活還算幸福。小薇研究生畢業后在中國中央電視臺一個欄目工作。去年回去見到她,她變得更成熟了,但還不想結婚,她自己告訴我她有男朋友,但始終我沒見到,后聽另一朋友告訴我她其實還是單身,我覺得我害了她。至于小佳,很難說我的感受,她高中畢業我就送她去美國讀書,后來在瑞士設了一家公司由她負責,今年到法國,她專程來看我,據說她是交際圈的明星,在上流社會,沒有不知道她的,她是一個成功、漂亮迷人而性感的女人,我們只是在一起用過一次餐,她應酬太多,我也不愿打擾她,因而她另幾次約會我就借故推辭了。在法國機場,她來送我和小雪,她悄悄告訴我,她很感謝我,如果不是我使她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以后又幫助她,她可能現在還象多數人一樣呆在家里,和一個平庸的丈夫過著普通的生活,她真心愛我,永遠不會忘記我。也許吧,但我太了解她了,她看不上任何一個男人,當然更看不上任何一個女人,她確實有這個條件和資本。她向我說的那些話也許有一點真實的成分,畢竟,一個女人是很難忘記她第一個男人的,何況以后我們還發生了那許多事,甚至可以說沒有我就沒有她的今天,也許有一天,我會把我們之間的事情寫成一篇《我和李佳的故事》之類,那是以后的事情了,目前我是真的提也不愿提她,只希望她離我越遠越好。她是我見過的那么多女人中最完美的,但她是一個真正的魔女。你要挨上她,你就準備獻出自己的靈魂。小薇這樣說。小雅、嬌嬌也這樣說,我也這樣認為。 ( 我認識的100個女孩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60/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