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四章 難道這個女人真的就那么厲害?

        文 / 梵花覓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旭邦大廈頂層,一個頎長的身影佇立在落地窗前,冷冷地俯視著繁華的d市。

            他早已登上了無人能企及的地位,但是這對他來說,這些遠遠不夠。

            他要的,是成功的巔峰,是擁有抉擇一切的權力。

            房門被推開了,徐離焰聽到聲音,卻并沒有回頭,除了應澤,沒有人敢不敲門就走進他的辦公室。

            應澤說:“蘇樂山死了!

            徐離焰凝視著遠處的o&amp;m大廈,若有所思:“我知道!

            應澤走到沙發前,舒舒服服地坐了下來:“你說可笑不可笑,這兩天有人跟我打聽消息,竟然以為蘇樂山的死是咱們做的手腳!

            徐離焰眉頭一挑:“哦?”

            也難怪會有人懷疑,蘇樂山也算得上是d市數一數二的黑道大哥了,要不是得罪了大人物,一般人誰敢動他?何況蘇樂山死得還那么慘。

            應澤看著徐離焰的臉色,翹起的二郎腿倏地放了下來,聲音也緊張起來:“難道真的是你……?”

            徐離焰不耐煩地掃了應澤一眼:“你什么時候對蘇氏這么感興趣了?”

            應澤干笑了幾聲:“你不是一直想收購蘇氏旗下的公司么?這個時候蘇樂山死了,對咱們當然大大的有利,也難怪外頭的人會懷疑到咱們頭上!

            徐離焰冷哼:“隨便他們怎么說,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應澤說:“聽說現在蘇氏是由蘇樂山的大女兒主事,剛從美國留學回來。我說,咱們是不是應該借機收購蘇氏?就算收購不成,也該把蘇氏的市場搶一部分過來!

            商業競爭一向殘酷,應澤并不覺得這是趁人之危,成者王侯敗者寇,這是小學生都懂得的道理。

            徐離焰冷冷地笑:“蘇輕寒的檔案在桌子上,你自己去看吧!

            應澤起身去拿過了資料,真沒想到,徐離焰這么快就把蘇輕寒的底細調查得一清二楚,動作比應澤要快得多。

            看到蘇輕寒的照片,應澤不禁吹了聲口哨:“看不出蘇樂山那個老家伙,竟然養了個這么漂亮的小妞兒!

            徐離焰點燃了一支煙:“看下去,你就不會輕視這個女人了!

            應澤翻閱過手中的資料,越往后看臉色越是陰沉,最后直接把資料扔到了茶幾上:“難道你真的相信這些?還是你會怕這么一個黃毛丫頭?”

            徐離焰眸底倏地閃過一抹凌厲的精光:“你說什么?”

            應澤抿緊了嘴唇,臉上是少見的堅決:“難道這些資料真的那么可靠嗎?你看看那些心理分析和能力測驗,難道這個女人真的就那么厲害?”

            徐離焰終于轉過了身,直視著應澤:“你真的看不出來么,還是你一點兒都不了解蘇樂山?他付出那么多的心血和代價,就是為了培養這個女兒,讓她有朝一日能夠接手蘇氏!你還認為這個時候是洽談收購蘇氏的好時機嗎?你認為這個女人會在她父親剛死的時候就迫不及待地轉讓蘇氏?”

            應澤看著散落在茶幾上的資料,無言以對。

            徐離焰將即將燃盡的煙蒂按在煙灰缸里碾碎:“我告訴過你,不要輕視任何敵人,哪怕對手只是個女人!

            應澤不甘心地問:“難不成就這么算了?如果我們能收購蘇氏,那我們就徹底控制了市場,成為真正的龍頭老大!那不是大哥一直追求的目標嗎?”

            徐離焰深邃的眼眸里閃爍著野心勃勃的光芒:“不錯,只要擁有蘇氏,我們的地位就再也沒有人能撼動。但是,成功有很多種方法,收購蘇氏只是一條路而已,或許,還有其他的捷徑!

            應澤疑惑不解:“你的意思是……”

            徐離焰的視線投向天邊,說:“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

            蘇輕寒凝視著蒙著黑紗的相框,照片里的蘇樂山面帶自信的微笑,她似乎又聽到了蘇樂山朗朗的笑聲:“小寒,爸爸一定會好好的,爸爸還要喝你的喜酒,還要親手送你出嫁!”

            不知不覺,一層霧靄的水氣蒙上了她的眼睛。物是人非,原來是個這么殘忍的詞。

            “大小姐!碧K宅的管家容嬸悄悄走了過來,哽咽著輕喚,“大小姐,您已經兩天沒有好好吃東西了,這樣下去可怎么行?要是先生還在,知道了又會雄了!

            蘇輕寒緩緩地搖搖頭,聲音里是徹骨的悲傷:“爸不會知道了,爸再也不會知道了!

            容嬸擦著止不住的眼淚:“先生走了,大小姐可一定要撐住啊,我不想……”她看了看四周,低聲說,“……我不想讓那個女人插手蘇家的事!

            蘇輕寒知道容嬸說的那個女人是指沐玉,這幾天沐玉一直賴在蘇宅,動不動就對仆人頤指氣使,幾乎已經完全把自己當成了女主人。

            容嬸話語里的無助給了蘇輕寒力量,她抬起眼睛看著容嬸,蘇樂山去世不過幾天的時間,容嬸似乎已經老了好幾歲。

            蘇輕寒一字一頓地說:“容嬸,你放心,有我在!

            看著蘇輕寒堅毅的小臉,容嬸不由得泛起一陣心酸,她強忍住鼻子中的酸楚,點了點頭:“是,大小姐!

            蘇輕寒拿出手帕,細心地擦著纖塵不染的相框玻璃,輕聲說:“爸,我送您上路!

            小心地抱起鏡框,蘇輕寒慢慢走出了房間。

            路過二樓的一個房間,蘇輕寒聽到房門后傳來沐玉氣急敗壞的聲音:“……你怎么還不過來?老頭子的追悼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要是不出現,對咱們可是太不利了!小祖宗,就當我求你了……”

            容嬸看向蘇輕寒的眼神添了幾分心酸和同情。

            蘇輕寒露出一抹苦笑,她真是高估了沐玉,原本以為沐玉是因為傷心蘇樂山的死才會留下來。她也是為了照顧沐玉的心情,才默許沐玉在蘇宅住了這么多天,沒想到,沐玉竟然將這種默許當做她的軟弱,還打算在蘇樂山的葬禮上添亂。

            蘇輕寒深深地吸了口氣,鎮定地吩咐:“容嬸,把這個房間鎖上,我要讓爸最后這一段路走得安心!

            低下頭,蘇輕寒望著鏡框中蘇樂山微笑的臉:“爸,你放心,小寒已經長大了!**** ( 婚場做戲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70/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