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1章 撩人的三點

        文 / 西風烈馬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第1章撩人的三點

            2000年夏,燕北大學,女宿舍樓a座521室門外。

            吳蔚郁悶地擦著不斷冒出來的鼻血,這鼻血還跟他卯上勁了,越擦越多,白色的t恤上星星點點,開成了一朵朵妖艷的梅花。

            他就不明白了,她不就一朵;▎!誰讓她穿著三點式來開門的,他又不知道她穿的是黑色鏤空的小內和胸衣,要是知道的話,他寧可去看外面賣油條大嬸兒的圍裙,也不看那令人**的造型!

            她不就比別的女人長得漂亮點兒嗎?不就比別的女人長得白點兒嗎?他吳蔚可不是來看她的,是來告訴他女朋友好消息的。

            你關門就關門吧,干嗎那么大力,讓他的鼻子跟門來了個親密接觸,弄得好像他是因為看到了她那鏤空的三點式才流鼻血似的。

            自己光榮負傷,可門卻擋不住里面那只母老虎的罵聲,什么爛眼睛爛心爛肺,頭上生瘡腳底流膿之類的全都噴出來了。

            “蔚,你在這干什么?天哪,怎么這么多血!”這嬌滴滴的女聲傳到耳朵里,吳蔚的鼻子都不那么疼了。

            “可可,我是來找你的!边@鼻血不停不休地湊熱鬧,連淡藍色的地磚都滴上了。

            林玉可趕緊掏出紙巾,細心地替他擦拭著,“找我怎么不進去?還弄得這么狼狽!”

            “呵——里面不讓進!眳俏抵噶酥521宿舍的門。

            林玉可瞪大眼睛,問道:“誰?不讓你進去?”

            “還有誰,自以為是傲驕自大東施效顰的東方青藍!”

            “到底怎么回事?”林玉可不滿意地嘟囔著,也不知是對東方青藍還是對吳蔚。

            這林玉可人如其名,小家碧玉,溫柔可人。他們兩人并不在一個系,吳蔚是學行政管理的,林玉可卻是學經濟的。兩個人在大二的時候一見傾心,在一起已經兩年有余。

            林玉可拿出鑰匙,打開門拉著吳蔚進了宿舍。

            她們這女生宿舍可不是那么好進的。宿管大媽比偵察兵還厲害,西王母借了該宿管大媽同志一雙慧眼,曾經有一個男生穿了一件大紅色的女式風衣試圖蒙混過關,結果被宿管大媽抓個正著,好話說了一籮筐,這才沒有被報到保衛處受處分。

            “可可你怎么把他帶進來了,出去!出去!趕緊讓他滾出去!”尖厲的女聲幾乎刺破了吳蔚的耳膜,如果達不到噪音規定的分貝值,吳蔚把腦袋揪下來讓這個宿舍的女生們當球踢。

            林玉可過來摟住正在叫囂的女人的胳膊,“青藍,怎么了?他惹著你了?今天中午讓他請咱們吃肯德基?”

            這東方青藍可是個超級美女,眉峰如黛,膚色白皙,長發披肩,身材魔鬼,那些電視上常出現的明星大腕跟她比,也會覺得黯然失色。

            這會兒的東方青藍化身暴力女神,眉眼兒都吊了起來,跟個母大蟲沒什么區別,咬牙切齒地瞪著吳蔚。

            “可可,趕緊跟這個家伙分了,十足的大流氓!”

            “什么?蔚,你怎么惹著青藍了?”看著鼻孔里塞著一小團衛生紙的吳蔚,林玉可真是一頭霧水,還沒搞清楚狀況。

            東方青藍把男朋友的鼻子給弄成這樣,自己還沒生氣呢,她居然把好不容易瞞過宿管大媽眼睛的蔚給轟出去,這是什么道理?據不完全統計,連今天在內兩年多的時間里,對自己無限忠誠的男朋友,到這個宿舍只是第三次來而已。

            “可可,我來就是想告訴你,我通過省里的選調生考試了。既然東方大美女不喜歡我出現在這里,我走了!

            吳蔚火大。她以為自己是;,所有的男人都要圍著她這朵;ㄞD?他又不是故意看她三點式的!不就看到了她胸前有顆紅色的痣,還不小心掃到了黑色小內鉆出來的幾根毛毛嗎!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吳蔚轉身走了出去,林玉可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他關上門,她才回過味兒來。

            選調生?什么選調生?還有這個考試?她可從來沒聽他說過要參加什么選調生考試的!

            在這所全國著名的燕北大學里,吳蔚也算得上風云人物了。上萬的學生中,他好歹也是校學生會秘書長,沒點能力,沒點能折騰的勁兒,也不可能一干就是兩年半。

            吳蔚“噔噔——”下了樓,走得極快。林玉可一溜小跑跟在后面,一邊追一邊叫他的名字。她看出來了,今兒她這男朋友可真生氣了,看那大步邁的,都快趕上跨欄運動員了。

            女朋友在后面一直追著,吳蔚放慢了腳步。

            “唿——”林玉可長出一口氣,大夏天這通追,累死了!

            “蔚,剛才你說考上了選調生,選調生干什么的?我怎么沒聽說過,你要到哪里去上班?還有,你怎么惹著青藍那死丫頭了,怎么都跟吃槍藥了一樣?”林玉可機關槍式的發問。

            吳蔚站在梧桐樹下,把她拉到面前,握著她汗濕的小手,“看看你,累成這樣!你問了這么多,先讓我回答哪個?”

            吳蔚抬手把林玉可擋住眼睛的劉海掖到了耳朵后面,自己這小女朋友,別看她個子不高,不到一米六,小臉也只有巴掌大,單眼皮兒,細長的眼睛,櫻桃似的小嘴,挺而小巧的鼻子,可越看越耐看,越看越像小眼睛女人林憶蓮。

            “你怎么會參加選調生考試?為什么不告訴我?”林玉可看上去很生氣。

            他們都面臨畢業后就業的壓力,選擇到哪里工作,將直接決定兩個人愛情的歸宿。吳蔚居然沒有跟她商量,就參加了什么選調生考試,是不是可以認為自己在吳蔚心中并不那么重要呢?

            “可可!你別誤會,還不是張思顯,我是陪他去參加考試的。他沒考上,我考上了!

            林玉可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唇翕動了老半天,才冒出了一句:“什么?你陪張思顯考試?”

            “啊——就是陪他去考試的。他爸是省組織部一個處長,已經把關系找好了,只要筆試入圍,肯定沒問題?晒P試結果一出來,他居然沒進面試!

            “這選調生是干什么的?”

            “一開始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地就跟著張思顯去考試了。后來才知道,就是到基層去當公務員,也就是鄉鎮這一級!

            “什么?!到鄉鎮去?蔚,你不會真地想當個小鄉鎮干部吧?你可是燕北畢業的!”

            “我也沒想到去干這個。既然考上了,總得去試試!眳俏祻膩聿幌嘈盘焐系麴W餅的事兒,可這會兒天上真地掉餡餅了,而且偏巧不巧地砸到了他的頭上。

            聽張思顯他爸說,他們這些選調生,可是省委管理的干部,提拔機會非常多。張思顯他爸說這些的時候,那目光里盡是妒忌。他好像看到了一縷縷青煙正從自家祖墳上升起來。

            “那我們怎么辦?我爸已經幫我在市里的銀行找好工作了!绷钟窨赡剜,眼睛有些發直。

            吳蔚心疼地摟過林玉可。兩個人在一起已經兩年多,拉拉小手親親小嘴的事兒沒少干。畢業分手在際,情動于中自然要發泄于外。兩人相擁著來到了經常約會的那片小樹林。

            這片小樹林不大,是燕北大學的戀愛角。月色朦朧中,經?吹揭粚ο嗷ヒ蕾说纳碛,偶而會聽到一兩聲悠長而又沉重的喘息。特別是畢業前夕分手季,那些無法控制自己感情的青年男女,經常會跑到這兒釋放本能。

            在兩人常坐的那棵樹下,吳蔚把林玉可抱到懷里,親也親不夠,吻也吻不夠。某物脹痛,可他還是堅持守住最后的底線。

            “蔚,你要到哪個鄉鎮?會不會很辛苦?”

            “聽說是到平澤市,具體到哪個縣、哪個鄉鎮還不太清楚,由組織部去分配。放心吧,可可,不會辛苦到哪里去的。你忘了?我是從農村出來的,什么苦都能受得了的!眳俏递p輕地在她的唇上小啄。

            “平澤?欸!青藍是平澤市里的,她爸好像是個大官兒!”林玉可猛地直起身子,正好撞到了他下巴上,差點兒沒把下巴給撞掉。

            “是嗎!”吳蔚眼前一亮,可是眸光馬上又黯淡下來,那個東方青藍,高傲、冷艷,從來都把男生的尊嚴踩到腳下,女王一樣的人物,原來是個官二代!有那么好的老子,自然有當女王的資本,可那是她的老子,跟我有毛關系!

            “你今天跟她是怎么回事,她平時對你不這樣?”

            “是這么回事,我去找你……”

            吳蔚把事情的經過一說,這林玉可笑得淚都快出來了。好不容易不笑了,拍了拍腮幫子,“這個青藍,整天就愛顯擺身材,這回被你看光光,肯定非常生氣了。你呀,在她那掛上號了,以后肯定對你不理不睬的了!

            “誰愛理睬她呀,就知道自以為是,裝冷艷高貴,仗著自己脖子長,裝什么白天鵝!”

            “行啦,行啦,我要是青藍,也會把你列入流氓范疇!蔚,真舍不得離開你!”林玉可嬌哼一聲,唇欺了上來,兩人又吻作一團。

            兩周以后,吳蔚要離開學校了。林玉可送他出來,正好遇到了東方青藍?吹絽俏,東方青藍的臉紅了。這是被他看到三點式以后,兩人第一次碰面,這段時間,他們一直極力避開對方,免得尷尬。

            “嗨!你要走了?”東方青藍紅著臉,裝作很大方的樣子跟吳蔚打了個招呼。

            “東方大美女,你畢業后要到哪里?”吳蔚也不端著,笑哈哈地跟東方青藍打著招呼。

            “還沒定呢。家里說在市里找個工作,好像是個什么事業單位!睎|方青藍瞟了一眼吳蔚,說道。

            “青藍,你家在平澤,可要多幫幫蔚喲?”林玉可突然說道。

            這話兒在吳蔚聽起來頗有些刺耳。東方青藍哼了一聲,臉上寫滿了不屑。吳蔚沒有理她,雖然眼前還是浮現出了那**的三點。

            說起來丟人,在那方面他還是個菜鳥,只要一想起那**的情形,那東西馬上就立正。

            \ ( 艷色官階之權色誘惑:省委一秘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72/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