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十節做好事人快樂

        文 / 孑與2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云燁沒有得到新的官職,只是確定了他的貴族地位,不知道李二陛下是如何考慮的。朝堂上沒有公開蝗災即將到來的消息。朝廷在封鎖消息,這是統治者貫用的伎倆。辭別老程云燁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不用說李二在懷疑,在懷疑消息的準確性,說不定還懷疑云燁這樣做的目的。抬頭看看灰暗的天空云燁苦笑一聲,懷疑是統治者最大的美德,這句話是誰說的來著?云燁只希望歷史記載是錯的,希望連日來的大雪能夠減輕災情。讓寒冷來的再猛烈一些吧!將蝗蟲都凍死在這嚴寒的冬日。

            我做我該做的,連不該做的也做了,我問心無愧。這就是云燁對自己的答復。我甚至向老天祈求降下大雪殺死蝗蟲,一想到這里他就感覺自己變得高大起來;认x來襲最晚也在五月,正是麥黃夏收時間,人要收割,蝗蟲也要收割,就看誰快了。

            管他吶,我又不是神仙,又不靠感恩活命,這里是封建王朝,是李氏天下,老子要是弄的滿天下感恩估計離人頭落地之日不遠矣。子民只能感激一個人那就是李二,連李承乾都不敢沾集天下感恩于一身這句評語,老子還是算了。大丫,小丫還在等候我給她們做好吃的,一想到這里,心情豁然開朗,攆走多余仆役,只帶著莊三停,劉金寶快馬殺到西市,做菜的調料藥店比菜市場多。

            桂皮,陳皮,八角,草果,花椒,這五種香料一直被當作草藥在中醫里廣泛應用。醬油還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出現,美味的紅燒排骨就不要想了,鹵排骨沒問題,糖醋排骨也沒問題。云燁一邊吸著口水,一邊詛咒物資缺乏的唐朝。他奶奶的連冰糖都沒有,好在有糖霜,還是黑不拉幾的,提純問題沒解決啊,有空弄幾百斤試試看能不能制造出冰糖,財源!

            在藥店掌柜詭異的目光中,莊三停將藥店中的五種香料席卷一空,滿滿當當五大袋子,告訴伙計送回侯府,毫不理會店內大夫的勸告,什么藥材必須配伍,什么君臣使佐各有分定,寒熱暑涼涇渭分明。這些該死的庸醫知道什么,有本事你先能借命再說。在我家侯爺面前說藥材,豈不是魯班門前弄大斧,誰說藥材就一定是用來熬藥的,侯爺用藥材做菜這么高深的事老子會告訴你?

            上午的陽光暖暖的照在身上,讓人整個身心放松,渾身懶洋洋的。主仆三人在西市上倘徉,見到有趣的物事就停下來瞧瞧,好玩的東西隨手買下,拋給劉進寶裝褡褳里,不多時倆家伙身上,手上,就裝滿東西,劉進寶嘴里叼著一個胡麻餅,邊走邊吃,嘴大就這點好。莊三停試圖阻止劉進寶的不雅行為,為云燁所阻。莊三?偸遣煌5膭裾]侯爺要樹立門風,作為以軍功起家的侯府要做到軍事化,規范化,禮儀化,全部向左武衛看齊,這才符合將門規矩。

            云燁一直沒弄明白李二為什么把土豆等功績算成軍功,難道說要老子一輩子呆在軍營?文官對這些功績眼紅得厲害。春坊官喋喋不休的上奏皇帝說這天大的祥瑞自古聞所未聞,乃上蒼賜予,應當祭天,以謝天恩。順便把藍田侯弄到司農寺培育祥瑞良種。這本是云燁最希望的結果,被李二一句尚未成年還不堪大任為由拒絕。左武衛差事也解除了,要云燁回府聽用。但愿皇帝陛下能忘記自己,讓老子舒舒服服過完一生。

            西市上人群熙熙攘攘,雖然達不到揮袖如云的地步,卻也算摩肩接踵。很奇怪,狹窄的街道上云燁到哪,哪里的人群自動散開,別說觸碰,就連目光也不交接。云燁暗自為自己的王八之氣自豪之時猛然間看到腰間懸掛的金魚袋,旁邊還有奶奶早晨才掛上的乳白色玉佩,交相輝印之下甚是富貴,再看看自己身上天青色的錦袍,頭上的金冠,身后兩個耀武揚威膀大腰圓的護衛,一下子明白旁人為什么不敢往身邊湊了,老子早就不是兜里裝十塊錢滿大街胡混的平民,而是堂堂侯爺。再看看街市上的游人,身穿各種顏色的麻布衣服,少有錦緞上身。由于到了年關,有錢沒錢的都為妻兒扯幾丈麻布縫制新衣。家境好些的弄半匹錦緞扛在身上說是為家里快出閣的丫頭準備的,逢人就顯擺,什么蜀中的錦緞就是貴了,可閨女要嫁給工部書吏,官宦人家面子不好出落,只好咬牙置辦等等

            云燁知道自己丟大人了,一個滿身錦袍的暴發戶橫行于平民出沒的西市之上。后世自己就特別討厭這種人,雖說有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的嫌疑,可確確實實討厭暴發戶,因為他們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小市民只好在心里咒罵幾句,云燁不認為大唐長安的市民會比后世的小市民高尚,以關中人嘴上的刁毒來看,自己祖宗恐怕早就被罵的千瘡百孔了。

            臉燒得厲害,耳朵滾燙,回頭惡狠狠的看兩個夯貨,老子不記得貴族一般不涉足西市,難道說你們兩個夯貨也不知道?等著看老子笑話?提起腳狠狠踹了兩人幾腳。兩家伙根本不在乎,以侯爺的花拳繡腿還踹不疼自己。再說了侯爺是嬌慣下的性子,有拿下人出氣的習慣,不過也就是幾腳的事,事后總有回報,你沒見莊三停被踹來揣去的就踹成護院頭子了?劉進寶總是有事沒事就往侯爺面前湊,往往被踹一腳后就神清氣爽的離開。

            主仆三人狼狽的逃離西市,剛出坊市,莊三停猛地拽住云燁一閃身搶在云燁前面,手上的東西還未落地拳頭就砸了出去。

            一個人,準確地說是一個讀書人,灰白的頭發,瘦高的身材,身穿廣袖襦袍,雖然洗的發白綴滿補丁,卻干干凈凈,補丁上針腳細密,看來很是愛惜。頭上扎著布巾,腳上穿著足衣,一雙鞋子散落一邊。身子佝僂著發抖,剛才老莊的一拳不輕。

            “侯爺,這小子從街市一直跟著我們,現在跳出來,小的擔心他圖謀不軌,就先下手了!鼻f三停向云燁稟報。拍拍老莊的胳膊,示意他放松。

            “你為何跟著我們?你是一個讀書人,應該不會有不軌的心思,為什么?”云燁蹲下身子問:

            “給我十貫錢,我的命就是你的!”

            這句話讓云燁一愣,十貫錢,一條命?這是他娘的什么人?正要離開卻看到一雙血紅的眼睛,里面全是懇求和悲傷,修長的雙手緊緊攥著指甲斷了都沒知覺。云燁忽然覺的這個人很有意思,他無疑是驕傲的,雖然趴在地上卻昂著頭,鼻子里滲出血跡也不擦。死死看著自己,等待自己的決定。

            “你是一個驕傲的人,為什么要作踐自己?”

            “我錢通潦倒半生,自問也曾熟讀五經,為出人頭地頭懸梁,錐刺股二十年苦讀,又游學十載,卻一事無成,還要靠妻子織布謀生養活。這叫我情何以堪?如今她病重,需要貴重藥材方能活命,我欠她的,就用這條命來償還!

            果然,古今相同!辛辛苦苦幾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云燁不打算去懷疑,后世雖然被欺騙無數次,這次云燁仍然固執的選擇相信,他喜歡美好的事物,喜歡看到人世間的真情,區區錢財后世自己一介窮鬼都不在乎,更不要說現在自己腰纏萬貫,十貫錢,小意思,就當行善了。

            “男子漢大丈夫不要輕辱自己,區區十貫錢何足道哉,剛才我的護衛打傷你,作為賠禮,這兩錠銀餅就算湯藥費,好自為之吧。&quot;說完,云燁讓劉進寶掏出兩個十兩的大銀餅放在錢通手中,拱拱手轉身離去。

            錢通淚如雨下,抓著兩個銀餅眼見云燁離去,跪在地上叩拜三下,穿上鞋子,踉踉蹌蹌的奔向藥房。

            做了好事心情就是舒暢,剛才丟人的是早忘記了,取回寄放的馬匹,三人說說笑笑的回到云府。 ( 唐磚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73/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