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一幕 夢中人

        文 / 緋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民兵教導隊的那個士官長沒有騙我,必要的經驗在關鍵時刻可以救你一命。

            若不是那一個月以來的集訓,恐怕剛才我在睡夢中難以避開那致命的一劍——突如其來的攻擊引起了閃電一般的警覺,將我從酣夢之中扯醒過來;我睜開眼睛時映入那柄鋒利的長劍,忍不住一股透徹心肺的寒冷從心底升起——

            真是令人心悸!

            不過說實在話,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是怎么反應過來的;蛟S是長期集訓養成的一種本能,我在千鈞一發之際側過頭,令那柄劍擦著耳朵刺了下去。

            千鈞一發——

            然后我才看到了那柄寒光四射的精鋼長劍上布羅曼陀怒放的黑玫瑰徽記,它鑲嵌在一枚四四方方的鐵盤上。我楞了一下才分辨出這個東西,“瑪達拉的亡靈大軍!”仿佛一盆冷水從頭淋到腳讓我徹底清醒過來,狗日的,這些鬼東西怎么會在這里?

            我清楚地記得自己是在布契鄉下的一所老宅度假,這是我祖父生前留下的一處地產,我征求了家中老頭子的同意,在這里暫住并幫他打理這間老屋。

            我母親是卡地雷哥人,這大約是我身體中唯一最接近貴族的血統。不過我父親只是一個平凡的磨坊主——他甚至不像我祖父參加過著名的十一月戰爭,領過燭火勛章——而是一個老實本分的中年人。

            而我,我是一個王國中隨處可見的平凡的年輕人,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參軍或是出去冒險,掙一份大大的家業回來。

            或許最后再找一個美麗動人的妻子共度余生,真是完美!

            但閑話休提,現在床邊有一頭可怕的亡靈要干掉我這個事實讓我心如亂麻,所幸平日里教官教的那些東西還在腦中,沒有因為一團亂的心思而被拋到九霄云外。我在一瞬間回想了一下,我的劍應當是放在床邊,但那具骷髏一定不會讓我有機會出手去拿劍——現在我才發現這真不是一個好習慣,下次我一定記得把它放在枕頭下面。

            當然這些想法都只是一瞬間存在于我的計劃中。

            我本能地順勢向外一撲,整個人滾下床的同時將站在我床邊的那具白骨森森的骷髏扯倒在地。此刻我牢記教官在第一次實戰課上所說的每一句話:

            記住,這些瑪達拉最低級的士兵,由純粹的靈魂之火驅動,他們動作緩慢、缺乏智慧、力量微弱——

            可我還沒來得及想完,一股巨大的力道就從身下涌來,仿佛我壓制的不是一具骷髏而是一頭公牛似的?偠灾还膳婺苡牧Φ缹⑽蚁蛲庀骑w,然后猛地撞上了一側的柜子。我聽到我的骨骼和我的書柜一起發出令人牙酸的呻吟聲,傳遍全身的劇烈疼痛也讓我咬牙切齒,不過我馬上晃晃腦袋把暈眩感甩出去——因為我還記得我該干什么,在我晃晃悠悠的視野中,那具骷髏已經直立起來去拔它插在床上的劍。

            它的動作果然顯得很僵硬,可是這力道怎么也說不上微弱罷?

            不過我馬上就要轉身逃跑了,因為那‘家伙’已經拔出了劍,重新變成了一個危險的存在。而我呢,我自問力量不是它的對手,或者說估計再來三個我也不夠它一個看的——而且關鍵是我手上沒有武器——

            我的劍正好被它隔開,當然我相信這只是一個巧合,因為骷髏是沒有智慧的。

            我連滾帶爬剛跑到門口,然后忍不住大叫倒霉——因為我看到下面大廳的門被撞開了,外面一片清冷的月光灑進來,這月光充滿了詩情畫意,若不是它映襯著另一具白森森的骨頭架子的話。

            我留意到這位瑪達拉的低階存在顯然才剛剛走進來——它手中緊握另一把精鋼長劍,骨頭架子上穿著瑪達拉的制式鏈甲,另外還帶著一個黑沉沉的頭盔。

            不過最讓我感到沮喪的,是它抬起頭,用一雙黑洞洞的眼眶里跳動著的兩團猩紅的火焰剛好鎖定了我。

            看起來它看到我了。

            前有狼后有虎,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尊敬的瑪莎,我忍不住向心中的神祗祈禱,我今年才十九歲,可不能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一個窮鄉僻壤里。

            對了,我還沒有跟自己心儀的女人表白呢。我一想起那個迷人的少女商人心跳就不由得加快了許多,她家就在我對面,我可不能讓我自己心儀的姑娘身陷危險之中。

            我這才平靜下來,并試圖找到一個脫困的辦法。我心念急轉,這個時候那個士官長的教訓映入我的腦海中——

            “唯有冷靜下來,才能戰斗!”

            這個看法與我現在的處境不謀而合,可我現在手頭沒有武器,我總不能赤手空拳地去和一頭野獸搏斗罷?我一邊喘著氣緊張地靠向墻壁,一邊神色慌張地舉目四望,這間老宅雖然還說不上家徒四壁,可大廳里也沒什么物什可以用來作臨時武器的。

            要是我祖父是一個大貴族就好了,我去過雷明頓伯爵家,他們家那個有這個大廳五倍大的主廳里,墻上有掛著許多盾牌、長劍和斧頭,我要在那里一定能輕松找到稱手的武器。

            何況我的劍術還不錯,這可不是我吹噓,那個士官老頭親自夸獎過我,說我們這一期學員里也就是我的劍術最出色了。

            就是布雷森家那個小子也不是我的對手,雖然我一直很羨慕他有一個地方長官的老爸。如果我老爸也是地方上的長官的話,我也一定可以進警備隊。

            當然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總之我的劍和我之間還隔著先前那具骷髏士兵。雖說它們不能奔跑,走路的速度就和普通人走路的速度差不多,動作有些生硬,但也僅僅比一個成年人慢上一線而已。

            要在訓練場上我打賭可以把它耍得團團轉,可是在這種狹窄的地方我沖上去大約是要挨一劍的。

            兩具骷髏已經越來越近了,那‘咔咔咔’的腳步聲就像是敲打在我心頭一樣,而我自己的心跳得像是打雷,怦怦直響。

            我有點手足無措——臥室那具骷髏走了出來,它頓了一下,然后轉身快步向我走來。我下意識地后退一步,背上磕上了一個硬東西。

            我這才想起自己背后應當掛著一幅油畫,這幅畫是我祖父那一代傳下來的,據說是傳家寶,黑椒巷的那個跛子曾經說要用十個金幣來買這幅畫,但被我父親拒絕了。

            我父親是個倔老頭,但我和他可不一樣,如果不是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時常在想等我將來窮途末路了就把這幅畫賣掉,然后買一匹漂亮的馬,和對門那個作著商人夢的小姐一起去行游大陸去。

            不過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現在這幅傳家寶要救我一命了。我回身抓住那幅畫的木質畫框將它扯下來,這個時候我可沒什么心情擔心會不會弄壞它——要知道這東西可至少值十個金幣,雖然我一度懷疑它值更多的錢,因為黑椒巷那個跛子是出了名的吝嗇的。

            十個金幣可是一大筆財富,我從小到大見過最多的錢大約是十個銀幣。

            我忍不住吸了一口氣,感到自己的手一個勁地在發抖。我想等一下我將這幅畫向那具可怕的亡靈丟出去,乘它防備的時候從它身邊溜走,然后拿到劍,憑借自己的劍術把這兩個骷髏架子打成一地碎片。

            當然我也可以如法炮制,不過是跑到街上去。但我不敢保證外面是不是也有跟這些鬼東西一樣的玩意兒,赤手空拳沖出去完全是找死。因此我定了定心,覺得做人還是要勇敢一些比較好。

            雖然這只是一個比較理想化的想法,說不定它會什么都不管地給我一劍,然后等會我就要去見瑪莎大人了。

            我忍不住想到,他們會不會給我立一塊碑呢,上面寫道——

            “可憐的布蘭多,他顯然料錯了——”

            我打了一個冷戰,趕忙甩甩頭把這個幽靈一樣陰冷地盤踞在我腦子里的可怕念頭甩出去——呸呸呸,我才不會死呢。

            然后我又看了看自己手上那幅灰撲撲的油畫,說真的我看不出這東西有什么好的——這是十個金幣?不知道這么丟出去那位黑椒巷的跛子會不會感到可惜?

            可那具可怕的亡靈已經近在眼前了,我沒時間為即將失去了的十個金幣和與那個商人小姐一起行游大陸的機會而可惜,因為我已經下意識地將那張畫框丟了出去。

            我丟得奇準,那幅畫幾乎是以一條筆直的線飛向那具白森森的骨頭架子,太好了,而那個蠢貨果然意識地舉起劍就是一記橫劈,我看到那張灰蒙蒙的油畫‘撕拉’一聲在半空中分為兩片。

            好大的力道!不過還好士官長沒有在關鍵性的問題上撒謊,這些骨頭架子果然缺乏智慧。

            我腦子里幾乎才剛閃過這個問題,人就已經下意識地沖了出去。

            我臥室門離我并不遠,感謝瑪莎大人,我只要再沖出去幾步就能看到我的劍安安靜靜地躺在那里。

            那柄劍也是我的傳家寶之一,我祖父曾用它上過陣,據說他為一位騎士當過一段時間侍從,而這柄劍就是那位騎士老爺賞賜給他的——

            那柄劍應當是三十二年制式的,劍上有常春藤的印記,是為了紀念戈蘭—埃爾森高原之戰的勝利。

            我記得那一年陛下更改了騎兵長劍的制式,將劍長從原本的兩臂長改到一臂半,而護手上的銅飾也被換成了一般的鐵花,這是為了節約成本以適應越拖越長的‘十一月戰爭’。

            沒錯,那正是一柄騎兵劍。

            哼,只要等我拿到那柄劍——

            “瑪達拉的雜種們,就輪到你們倒霉了——”

            每天更新好看的小說。! ( 琥珀之劍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81/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