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三章:難言的欲望

        文 / 午夜風流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尼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他那一根子不停的在凱琳的手里掙扎著。

            “尼克,你還沒有親吻我呢……”

            凱琳睜開了那雙迷人的眼睛看著尼克,此時的凱琳已經沒有了少女的害羞,她盡情的張著自己的玉腿,讓那毫無遮攔的充分的暴露給了尼克。

            “可我……已經熬不住了……”尼克的手越來越靠近著凱琳的,他那敏感的手指已經感覺到凱琳大腿與相連的部位,那根肌腱被拉直得如同蝙蝠的翅膀。

            他沒有去看她的,雖然兩人都赤贏著胴體,但尼克覺得去看她的還是有些不太禮貌。

            于是,尼克只注視著凱琳的眼睛,偶爾他也會把目光掃到她那豐滿的胸脯上。

            他只憑著他的手指,就能清晰的感受她那滑膩的肌膚所帶來的快感。

            “我要你……親吻我的每一寸肌膚,直到讓我……全身酥軟得如一灘爛泥,我才會讓你……把你的寶貝……”

            凱琳說話的時候,一直用羞澀的眼神看著尼克,讓尼克分不清這是一個害羞的女孩還是一個潑辣的女孩了。

            “那蒙上你的眼睛吧!

            凱琳隨手從床邊扯過一塊紗布,蒙在眼睛上,然后往后一纏,輕輕的系住。

            “這樣可以嗎?”系好了之后,凱琳問道。她覺得已經看不到外面的一切,她只能從她的鼻翼兩側影影綽綽的看到有人,卻看不到細節。

            “可以!闭f完,尼克抬起頭來,在房間里仔細的查看了一遍,確認沒有任何監視設備之后,他才慢慢的摘掉了蒙在他鼻子下方的面紗。

            但面紗還沒有完全脫離他的下巴,他就已經俯到了她的身上,將臉貼在她那深深的里了。

            “哦——”

            剛才的一番揉捏已經讓凱琳有些醉意,此時尼克的臉埋進她里的感覺,似乎更容易催發出她的,很快,尼克的舌尖就掃到了凱琳那翹立的上了!

            吮吸女人的,這是男人的天性!尼克不用學習就會。

            當尼克的嘴張開,并將她的完全含進去的時候,凱琳全身都爽得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哦——尼克……如果再用力……你會吸出奶水來的……”

            凱琳不僅扭動著那極具誘惑力的胴體,而且用語言挑逗著身上的尼克。

            尼克果然更加用力的吮吸了起來,他幾乎將她的半個都吸進了嘴里,這讓凱琳又麻又快活,她那握著尼克子的手也不由得加大了力道。

            尼克的舌頭舔夠了凱琳翹立飽滿的之后,又在那道里舔了半天,然后,再奔向了她那白晰的玉頸。

            少女的玉頸是那么的白潤,而且沒有一絲褶皺,尼克用心的在那細長的脖頸上親吻了起來。

            親吻或許是人的天性,尼克一上來就能吻得凱琳如醉如癡,他的魯莽都讓凱琳陶醉。

            此時,尼克一邊親吻著凱琳的脖頸,一邊在她的上撫摸了起來。他的身子已經從她身上移開,這樣既方便他親吻,又方便他撫摸她的。而且,還方便凱琳用她的小手握住他的子。

            “哦——尼克!你好壞!”

            蒙著眼睛的凱琳嬌笑著扭起了身子,顯然她對于尼克這種雙管齊下的愛撫方式非常滿意,上下兩處都給了她無與倫比的快感。

            她極力的伸長了脖子,又將兩腿向兩邊劈開,尼克來回撫摸的大手已經數次掃到了她小上的了,每當尼克不經意的用手指掃到她上的時候,凱琳的胴體就會不由自主的顫抖一下,開始的時候,她完全是無意識的,因為那并不受她意識的控制,但后來,尼克的手指卻往往會偏離那個敏感的部位。為了告訴尼克應該撫摸哪兒,她只好在尼克的手指掃到她的時候,特別夸張的呻吟一聲,并劇烈的顫抖一下。

            尼克很快就找準了讓女人產生快感的部位。他甚至直接用手指按著她上的肉,并不斷的揉了起來。

            “啊——喔——尼克——好壞——”

            尼克越來越快的揉動,讓凱琳的身體不住的顫抖了起來,但是,那種感覺卻越來越不爽了。

            “啊——尼克——你的手——太重了——”

            凱琳嬌聲嬌氣的樣子讓尼克竟然心疼起來。

            “那怎么辦?”尼克不知所措的停了下來。

            “用——你的舌頭——你愿意嗎?”

            蒙住了眼睛的凱琳兩手攀上來撫摸著尼克的頭,現在她可以用她那敏感的手指去觸摸這張曾經被紗布蓋住的臉。

            從她的觸摸中,她一點都沒有感覺出他這張臉上有什么異樣。

            但她還是弄不明白,既然沒有什么傷疤,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他為什么會整天遮住他的真容?甚至連的時候都不讓人看到他的臉,這真是讓人無法理解也難以接受的事情!

            尼克何嘗不希望去看一看女人的,更何況這還是一個身份顯赫的將軍的身“我愿意給你服務!”

            尼克看著凱琳那極其性感的嘴唇,有些不舍,但他還是把身子退了下去,從她那圓圓的肚臍眼上吻起,一直吻過了她那平滑的。

            尼克甚至覺得,女孩子的都那么好玩。他還看到,在那雜草叢生的地方,似是有一眼山泉汩汩流出,那晶瑩的液體已經順著谷口流了出來,漫到了凱琳的臀上。

            剛才尼克摩擦著她的的時候,她的身子曾經不住的扭動,就是那個時候,里的蜜液才順著淌出來,弄到了她那雪白的翹臀上。

            凱琳一直期待著,期待著尼克的嘴能夠認真舔著她的,她喜歡他用他溫熱的唇舌去舔她的兩片,去舔她那已經充血的,F在她已經開始想像起尼克的唇舌舔到她的上,特別是她時會有的那種快感了。

            “哦!”

            尼克的唇舌離她的還有一段距離,凱琳就開始呻吟了。

            她努力的往上挺起了她的美胯,讓她的高高的突起。

            尼克自然的將兩手插到了她的底下托住了她豐滿的臀,然后,停在那里欣賞起那一眼冒著晶瑩液體的山泉谷口,那粉嫩的洞口是那么的迷人,任多么膽怯的懦夫都會不顧生死的闖進這個神秘的洞的!

            那粉嫩谷口的正上方,就是那已經充血的,此時那已經被尼克的手揉得有些紅腫,但依然是那么的敏感。

            尼克試著朝那鮮亮粉嫩的谷口吹了一口氣,凱琳的身子便不由得顫動了一下。

            “尼克——吻我呀——”

            凱琳終于等不及了,她的兩腿顫動了一下,那粉嫩的谷口立即擠出了晶瑩的液體。

            尼克這才把嘴唇壓了上去,將她的整個都覆蓋了過來。

            “喔——好爽呀!”凱琳的雙腿蜷了起來,構成了一個優美的菱形。

            當尼克的唇舌在凱琳的上滑動的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凱琳里面的小口一張一合的動了起來。

            尼克已經有了經驗,知道女人部位是最敏感的,他的唇舌從那的谷口里攀升上來之后,立即噙住了那顆小,而且用他靈敏的舌尖快速的撩撥了起來。

            “!”凱琳的身子立即顫抖起來,她的聲音也跟著顫了起來。

            “啊——喔——你好壞——”

            在尼克的吸吮中,凱琳的兩腿竟然漸漸的上翹了起來。

            “啊——慢點兒——讓我——多享受會兒——”

            在尼克快速的撩撥之下,凱琳有一種快的感覺,如果尼克再堅持著快速舔她一陣子的話,她感覺就要頂不住了。

            就在尼克準備撤的時候,凱琳的突然一緊,一股晶瑩的液體突然出來。

            雖然沒有過,但有些生理常識的尼克也能知道這是女人噴出的。

            只有女人達到的時候才會玉噴,可見,剛才他的就已經讓凱琳控制不住了,既然凱琳已經滿足了,那么現在難道還不讓尼克嗎?再不給插的話,他的子老這么硬硬的挑著,豈不累人?

            那晶瑩的液體從凱琳的下面噴出來的時候,凱琳自己也有一種感覺,那種感覺讓她爽到了極點。

            “哦——爽死我了!”她自己用力的搓著自己的腰部和大腿。

            “尼克,不要停下,再舔呀——”

            “我……想了!”尼克不客氣的提出了請求。作為客戶,他有權利要求對方快速履行合同,而不是一拖再拖。

            “你干嘛那么急?還有一晚上的時間呢,我可以向沙姆拉那個老滑頭給你請個假,他不會不給我面子的……啊……明天……你完全可以在我的床上好好睡上一整天的!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打擾你!”

            “但是,今晚我必須回去!”

            尼克慢慢的直起了身子,面對著凱琳那充滿了誘惑的胴體,尼克卻無法繼續,他那已經硬了半天的陽根竟然慢慢的垂了下來,此時的他已經被焦急所控制。

            “為什么?”凱琳雖然看不到尼克的身體的變化,但從他說話的語氣里就能聽出來,此時他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激情。

            尼克卻沒有說話。

            凱琳氣憤的立即摘掉了蒙在眼睛上的紗布。

            但她忽然又想起來,自己蒙上眼睛是因為跟尼克有約定,未經他的允許,她卻擅自摘掉了紗布,他應該很不高興的。

            但出乎凱琳意料的是,她看到的卻是一張依然被面紗遮住的臉!

            “你剛才……不是摘掉面紗了嗎?”凱琳的疑惑無異于見到一個怪物。他剛才還用他的唇舌舔著她的,讓她那么爽,怎么眨眼之間,他就把面紗戴上了呢?

            而且,她摘下蒙在眼上的紗布是很突然的!

            尼克依然沒有解釋。

            “送我回去吧!

            尼克的眼睛里似乎已經沒有了剛剛的那種熾烈的火焰。

            “我們的約定里有說過今晚讓你回去嗎?”凱琳從來沒有這樣被耍過,她可是真心想跟這個美少年共度一個愉快的夜晚。

            “沒有。不過,如果小姐需要的話,明天我可以請假再來。我不會另加費用的,我只要那一千!蹦峥藝肃橹f。他知道,這樣對待一個女孩,很讓她沒有尊嚴。

            “你以為我付不起?”

            凱琳簡直就要吼起來。她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那兩座挺拔的似乎更加躁動了。換了別人,誰也不會放過這大好的機會,凱琳是美女中的尤物,不論是她的臉蛋還是她的身段,都算得上出類拔萃,畢竟就是她在生氣的時候,那雪白的胴體依然綻放著無敵的誘惑。

            “你知道我去一趟種子城堡,需要耗掉多少加侖合成油嗎?”凱琳已經坐了起來,她那豐滿的下側微微垂出,這更讓她的微微上翹起來。此時尼克正跪坐在自己的腳后跟上,眼睛避開了凱琳憤怒的眼神,卻在她那雪白的酥胸上掃動。

            “你不在乎這幾個油錢的!送我回去吧!蹦峥送蝗幻俺隽艘痪。

            他說話的樣子有點兒小孩子的傻,這讓正在憤怒中的凱琳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她看出來,這個男孩似乎真的有什么心事,絕對不是想耍弄她,反倒勾起了饑琳的好奇。

            “有什么事我能幫你嗎?尼克?”

            凱琳一臉關愛的把身子湊到尼克面前,伸手撫摸著尼克那張英俊的臉。她身上的那種少女的芳香再次讓尼克身體僵硬了起來。他看到,她的身上到處留下了他那清晰的吻痕。

            “你只需要送我回去就行了,明天我隨叫隨到!”尼克生怕不被放過的樣子。

            “真的很急嗎?比我的……身體還要急嗎?”凱琳柔滑的手指在尼克堅實的胴體上滑動著,慢慢的向著他的下方靠近。尼克已經感覺出來,她想再次握住他的陽根。

            但她的手卻只是停在他的上,她的指尖離他的陽根不足一公分的距離。

            “真的,今晚我必須回去!”尼克肯定的說。

            “尼克……抱抱我好嗎?”

            凱琳微微的閉上了眼睛,聲音里充滿了渴望。

            尼克一把將跪在面前的凱琳摟進了懷里,她那豐滿的、充滿彈性的緊緊的抵在了他的胸口上……

            如果不是此時他已經罩住了自己的臉,他一定會瘋狂的親吻她的。

            “再抱緊一點兒……”凱琳完全不像一個將軍了,她顫抖的聲音似乎是從地底下發出來的,是那么的脆弱,而她的溫馴與柔情讓尼克再次想起了那個與他失散了六年的小女孩兒……

            不過,性的饑渴、異性的愛撫,讓她整個靈魂與同時顫抖了起來。

            “明天不許你欺騙我……”凱琳的手在尼克的背上不停的撫摸著。

            “只要你明天不改變主意,可以隨時到城堡里找我!”尼克在凱琳光滑的脊背上輕輕拍著。

            凱琳感覺得出來,他喜歡她的身體,但此時他的心里卻是那么的焦急,即使今夜留住了他的身子,也留不住他的心。

            她不想只讓他的插進她的身體里去,她同時需要他的靈魂!

            凱琳主動的從尼克懷里抬起了頭。

            她走下床去,在一個按鈕上輕輕一按,然后對著一個話筒說:“送尼克回去!

            接著凱琳轉過身來,她對著尼克說:“你可以走了。不過,如果明天在城堡里找不到你的話,就是掘地三尺,我也不會放棄的!”

            雖然凱琳現在還是贏著身子,但她的臉上卻沒有了剛才的那種纏綿。

            “隨時!”

            尼克已經從床上下來,穿起了他的衣服。他那身迷彩軍服與房間里的優雅有些不太協調。

            “你的酬勞,得明天才能拿到!”

            在尼克離開房間的時候,凱琳又加了一句。

            尼克朝著凱琳做了一個歉意的鬼臉后,將門帶了上來。

            凱琳赤著身子站到窗前,她看到尼克跟著麗達上了那輛越野車戰車,那輛越野車是用高級防彈玻璃做成的,一般的子彈別想在它身上留下什么痕跡。

            一個女兵敏捷的跳上了車子,手里提著一支輕型m5,這種沖鋒槍最大特點是既可以掃射,又可以狙擊。對于反應快速的萊諾公司的護衛來說,這是最上手的一款了。

            出了公司總部的圍墻之后,護衛女兵的目光更加警覺起來,一雙警覺的眼睛不時向著四處掃瞄著,方圓一百米之內,不管哪個方向的任何一點熱量,都會顯示在她胳膊上的那個小裝置上。而在一百米之外要想擊中快速行駛中的她,自然不是一般的殺手能夠做到的。

            能有那種水準的槍手,到現在她還沒有見過,她所見過的,最厲害的就是規在負責開車的少校麗達跟將軍凱琳了,但她也還沒有親眼看過她們擊中過每小時以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行駛的車輛。

            越野車很快就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麗達才把那支手槍還給了尼克。

            從萊諾公司到種子城堡的距離,與其他地方相較起來并不算遠,麗達經常在這種顛簸中度過,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

            “回種子城堡嗎?”麗達一邊開著車子一邊問道。雖然她幾乎不需要死死的盯著前面的路,而且握著方向盤的一只手也顯得十分輕松,但她卻從不側過臉來看尼克一眼。

            她想表現出對這個男孩的不屑一顧。

            她覺得,真正的征服,就是不看男人一眼,而且不時的向他賣弄風!

            “嗯!蹦峥说幕卮鸶呛唵蔚米岥愡_意外。

            “幢……”

            突然一陣槍響,“叭!”一個黑漆漆的東西砸在了前面的車窗上。

            “怎么回事?”麗達朝后問道。

            “一只夜鷹!”那個女兵說道。

            夜鷹的尸體從車窗上滑落下去,卻在車前的防彈玻璃上留下了一抹流動的血痕。

            “別亂開槍,你嚇著我了!”麗達的語氣并不是嚴厲的責備,只能算是嗔怨。

            “是,少校!”

            女兵清脆的聲音很快就被越野車拋到了后面,她還是非常得意剛才的那一陣掃射。在公司總部她可沒有這樣開槍的機會,別說是掃,就是突然走火,也會被哨兵的頭目打得皮開肉綻。

            尼克對于剛才那個女兵的槍法并沒有表示任何的驚嘆,不過,麗達跟那個女兵卻都自鳴得意起來。

            尼克一直盯著前方,目不斜視。而麗達卻有些熬不住了,她一只手很輕松的搭在方向盤上,而另一只手則從脖子底下開始解起了扣子。

            她將自己的少校軍服全部解開,里面露出來的是潔白的襯衣。襯衣被她那豐挺的兩座肉山頂了起來,突兀得有些壓不住的樣子,隨著車子的顛簸,她那兩座小山也不住的顫動著。

            她裝作一副怕熱的樣子,一邊開著車子,一邊用自己的上衣掮著,其實車里一點兒都不熱。

            讓麗達失望的是,她的勾引并沒有起到理想的效果,尼克依然直視著前方,不朝她那豐滿的胸脯上看一眼。

            “將軍為什么沒有留你過夜?”麗達一邊問著,一邊扒掉了自己的外套,身上只穿著那件白色的襯衣。

            “不知道!

            尼克簡單的回答著,他并沒有為了自己的臉面而說出實情。這是他跟凱琳之間的事,況且,他也不敢保證,凱琳明天不會變卦。

            “想不想替我開一會兒?”麗達很給面子的說。這時,她不禁朝著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看了過來。

            尼克竟然沒有回答她,或許他算準了麗達不至于把他扔在半路上,才依然故我。

            “干嘛那么喜歡在臉上罩一塊破布?是怕風?還是怕人?”

            尼克還是不說話。

            “凱琳真不像話,居然讓我送一具死尸!”

            麗達氣急敗壞的突然加大了油門,車子轟的朝前躐去。

            尼克巴不得她開得再快一點兒。

            車燈雖然很亮,但畢竟不是白天,燈光只能照到很小的一個范圍,那燈光在路上搖搖晃晃,像一個醉漢。

            突然,車前的燈光里,竄出了一個狼似的東西,讓麗達那本來輕松的手猛地握緊了方向盤,但由于方向盤打得太急,車子竟然突然逆轉,翻了出去。

            道路兩旁是原野,車子一直滾出了老遠。

            當麗達從一片亂草叢中爬起來的時候,卻找不到那個女兵與尼克的影子。

            “人呢?”麗達忍著身上的劇痛,坐在那里喊道。

            “少校,我在這兒!”女兵拄著沖鋒槍,朝麗達揮了揮手。她在離道路不遠的地方,在車子剛剛翻轉的時候,她就從車上跳了下來,所以傷得不重,只是肋下被槍托碰了一下,氣都不敢喘了。

            “那個僵尸呢?”麗達坐在那里問。她也不時揉著身上的某個地方,檢查著自己是否受傷。

            “不知道,不會出事了吧?”

            “管他的,死了才好呢。反正又不是我掐死的!”麗達雖然滿不在乎的說,可其實她的心里當然不希望尼克出事,至少她不好跟自己的上司交代。但她嘴上卻硬撐著,況且她自己也覺得身上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是傷了哪里。

            “卡!”

            突然一聲脆響,是那輛越野車車上發出來的。

            那個護衛女兵與麗達兩人同時驚異的朝著四輪朝天的車上看去,那樣子好像見了鬼似的。

            又是卡的一聲。

            一個人影從車體里爬了出來。

            “你還活著?”麗達驚喜的問道。只要尼克還活著,她就不會承擔什么責任了,且看那樣子,好像并沒有受什么傷。

            “先把車子翻過來吧!蹦峥藳]有理會麗達的問話,F在他急著回去,當然得先把車子弄起來。

            “我人都站不起來了,哪還有力氣弄車子?”麗達在自己的腿上揉了起來,好像傷得很嚴重。

            尼克不得不走過來。從尼克走路的樣子來看,他竟然一點傷也沒有,這讓一開始有些擔心的麗達不平起來。

            “傷到哪兒了?”尼克現在很想快些上路。

            “哎喲——我的腿呀——好疼呀——”麗達一邊在自己的腿上亂揉著,一邊作著痛苦不堪的樣子。

            尼克蹲來,查看著麗達那只手到底在揉哪個部位,他順著麗達的手按了下來。

            “是這兒嗎?”

            “哎喲——好像是——”麗達呻吟著說。

            “這兒?”尼克皺了一下眉頭。他都有些糊涂了,弄不清到底她是哪個部位受傷。

            “再往上……”麗達輕聲呻吟著。此時尼克的手裹住了麗達的大腿。如果大腿肌肉受傷的話,也會很難受的。

            尼克讓十個手指的力道在她的大腿上均勻的揉按著,這樣她受傷的部位就不會有瘀血了。

            麗達頓時感到一股熱流從尼克的手上傳到她的大腿上,似乎她的大腿正被一個帶電的鐵箍卡著,那熱量源源不斷的輸送到她的腿上。

            她的大腿真的碰傷了,不過沒有她表演的那么嚴重,但現在被尼克的大手這樣樣著,感到相當的舒服。

            “喔——真爽呀——”

            這樣過了一分鐘之后,尼克才吁出了一口氣來,并把手放開。

            “這就行了?”麗達有些不太滿足的問道。她很希望他那兩只手能在她的大腿上多揉一會兒,沒想到這個死尼克竟然如此不解風情。難道他就不懂得趁著機會占一下女人的便宜嗎?真是個蠢豬!

            “行了!我們把車子弄過來吧!蹦峥苏酒饋沓囎幼呷。

            “哎喲——”那個護衛女兵拄著沖鋒槍又喊了起來,使尼克不得不停下腳步看向那個女兵。

            “你怎么了?”尼克眉頭緊鎖的問道。

            “哎喲——好像是肋骨斷了——”劇烈的疼痛讓女兵只得咬牙支持著身子。

            尼克走過去半蹲著身子。

            “哪邊?”

            “這邊!迸噶酥缸约旱淖罄。

            尼克把手伸到了她的衣服里面,在她的左肋上摸了起來。在她的下方,肋骨被撞了一下,不過還好,沒有骨折,只是被撞出了瘀血。

            他的大手按在那里上下左右的揉了起來,不經意間,尼克的手指就會觸到她那軟軟的乳根。

            女兵被尼克的手揉動著,竟然一下子就忘記了疼痛。

            “再……上一點兒……”女兵柔聲的說。

            再往上就會直接按到她的上了,在這夜的原野上,女兵有一種曖昧的感覺。

            尼克抬起頭來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車燈還在亮著,也讓這兒不那么黑暗,兩人都能看清對方的臉。

            “真的!”女兵看出了尼克的懷疑。

            但尼克還是把手移了上去,按著她下方輕輕的揉了起來。

            “哦……”女兵的呻吟變得有些蕩。

            她期望著尼克會抓著她的撫摸她,但尼克卻只是按在她的下方,揉了不到十下就把手抽出來了。

            “好了!蹦峥苏玖似饋。

            女兵恨恨的瞪了尼克一眼。

            雖然開車狂野,但麗達卻從來沒有遇過翻車的情況,F在她站在那輛四腳朝天的越野車前有些束手無策了。

            “來,先把它翻過來!蹦峥苏f。

            “就憑我們三個人?”女兵已經不用沖鋒槍支撐自己的身體,沒想到只是讓尼克揉了那么幾下,身上竟然一點兒也不疼了。讓她不爽的是,尼克竟然沒有揉捏她的!

            “你們兩個到那邊壓著下邊!蹦峥俗约恨D到了車頭那邊。

            不管成不成,現在兩個女孩都只能聽這個小子的了。

            兩個女孩在車尾部同時壓住了一端。雖然她們都不相信尼克一個人能把車子翻過來,但她們還是認真的配合了他。 ( 荒唐大帝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82/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