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六章 姨媽

        文 / 棺材里的笑聲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伙計的態度還算不錯,不過張文也明白了為什么客人那么少的原因了。賣的東西在這一帶實在是很貴,甚至賣得比城市還貴!一鍋狗肉也就二斤肉,竟然賣一份一百元!點了幾樣小菜價錢也是貴得很離譜,而且酒也不便宜,難怪本地的人很少來這里吃了,這一頓下來任誰都會心疼的。

            點上爐火,香噴噴的味道早就讓張文垂涎三尺了。幾樣小菜也做得特別可口,真有這樣的手藝即使貴點也值得,不過這店明顯開錯地方,就憑這味道,要是開到城里去一定會受到有錢人的捧場。

            小文,你倒是會吃呀!

            家建沒一會兒就穿著短褲、拖鞋吊兒郎當的走了過來,笑咪咪地說老街狗肉可是十里八鄉都有名的,小孩一聽都會流口水!

            陳曉萍默默的坐了下來,明顯最近和兒子的關系不是很好。不過還是打起笑臉說天那么熱,你們哥倆要不要喝點酒!

            嗯!

            張文又要了幾瓶冰啤酒,開了三瓶后,不管陳曉萍的推托也幫她倒了一杯。

            小文!

            家建猛地灌了一杯,直喊爽,又舔著嘴唇幫自己倒滿酒,笑呵呵地問你和秀秀什么時候把事辦了?我可等著喝你們的喜酒!

            差不多了!

            想起溫柔靦腆的秀秀,張文臉上立刻露出開心的笑容,笑瞇咪地問倒是你,我都不著急,你急什么!

            唉……

            家建大大的嘆了口氣沒說什么,皺著眉頭又灌了一杯,有點喝悶酒的意思。

            家建!

            陳曉萍在旁邊苦口婆心的說要實在累的話,你就回家吧!媽幫你置辦東西,咱們把小秋娶過門,省得你還老是惦記!

            遇上這樣的家事,張文馬上選擇沉默,一邊和家建喝著酒,一邊埋頭吃著狗肉,耳朵卻是豎直了聽著他們的對話。

            和你說多少次了!

            家建有些不耐煩的說我現在在這干得挺好的,工錢也按時給,干嘛要回去種兩畝破地,累得要命還賺不了多少錢,這樣什么時候才能過上好日子呀。

            陳曉萍楚楚可憐的勸著可是看你這么累,媽心疼呀!再說,除了吃喝拉撒,你一個月的薪水也剩不了多少,這樣什么時候才能結婚?聽媽的,回去吧!

            別再說了!

            家建擺了擺手,賭氣似的和張文又干了一杯。

            陳曉萍苦著臉朝張文遞了一個眼色,本來張文就是支持家建有自己的想法,想留在鎮上也不是什么壞事,但眼下美婦相求也不能拒絕,只能敷衍的開口問家建,你現在那工作干得怎么樣?

            還可以吧,能攢點小錢!

            家建悶悶不樂的灌了幾口酒后,苦笑著說小文你可別一起來勸我,我是想了很久才決定留在這里的!我可不想過一輩子兩畝破地一個大炕的苦日子,那多郁悶呀!

            什么無聊呀!

            陳曉萍在旁邊喋喋不休的說你看看人家小文,現在有錢了,還不是落葉歸根回村里去了,現在一家人湊在一起多熱鬧!你姨不知道高興成什么樣了,村里有什么不好的……

            行了姨!

            張文擺了擺手,趕緊阻止她滔滔不絕的啰嗦。知道她這樣去比較只會讓家建更難受,稍微的想了一下后說咱們先別談這個了,吃完以后再說吧!

            嗯!

            家建本來就不想談,正好趁這機會放開了和張文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來,一邊跟張文聊天,一邊逃避著陳曉萍殷切的眼神。

            陳曉萍看張文在一旁說著不著邊的話,急得直跺腳,但也無可奈何。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有錢人說的話似乎會很有效果一樣,陳曉萍盡管不太樂意但也沒再強調了,只是偶爾的插上幾句抱怨一下而已。

            三人酒足飯飽的走了出來,家建看了看已經黑了的夜空,有些遮遮掩掩的說媽,天都黑了,晚上你們住哪呀?

            看你這孩子說的!

            陳曉萍立刻有些不樂意的說我上次聽人說你自己租了間房子,咱們三個湊合擠一晚就好了,怎么還不讓媽知道你住哪里呀?

            家建似乎感到為難,張文這時候也有點好奇他到底是想掩飾什么,馬上點了點頭說家建,反正時候還早,咱們去你那里看一下吧!順便認個門,以后要去也知道路。

            兩人都這么說了,家建也沒別的辦法,尷尬的答應了一聲,帶著兩入朝一片平房區走去。小巷子連路燈都沒有,有的屋子是磚頭搭建的、有的是木板隔出來的,甚至可以看見里邊的人在干什么,住的大多都是附近的工人,七彎八拐的小路早就把張文繞暈了。

            好不容易停在一道小鐵門的面前,家建猶豫了一下,還是敲了敲門說小秋,我回來了!

            張文倒不覺得意外,早就感覺他應該是和別人同居了。不過陳曉萍卻是一臉的錯愕,這個叫小秋的女孩不就是家建喜歡的姑娘嗎!

            你回來了!

            一道幸福溫柔的女聲,一名清秀嬌小的女孩子跑過來開了門,雖然皮膚很黑,不過長得還算耐看,看起來約十五、六歲,但卻不協調的挺著個大肚子。

            我媽來看你!

            家建有些尷尬的介紹起來這是我表弟張文!

            萍姨!

            小秋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驚慌地往家建身后閃躲,不讓兩人看見她已經身懷六甲的模樣。

            陳曉萍看著她挺個大肚子,目瞪口呆什么話都說不出來。張文倒是馬上打起了圓場,朝家建打了一拳,笑呵呵地說你行呀!小子,下手夠快的!這無聲無息的都快當爹了。

            呵呵!

            家建憨厚又是幸福的笑了笑,溫柔的看了看戀人鼓起的大肚子,里面正孕育著他的下一代。

            陳曉萍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看著小姑娘鼓鼓的肚子,聲音發顫的問小秋,你不是跟你姐一起出去打工了嗎?怎么和家建住在一起了?

            小秋臉色一紅,唯唯諾諾的說嗯,我碰上了家建哥。那時候我沒地方住,就……

            說完,害羞的低下頭去了。

            行了!

            張文擺了擺手,走進屋一看,頓時有些佩服他們。這個愛的小窩只有不到十坪的大小,一張木板床占去了一半的空間,屋里沒窗戶很昏暗,只有一顆淡黃色的老燈泡,暖水瓶和桌子一擺,幾乎就沒了別的空間可以坐人,但這樣簡陋的地方也被他們收拾得很整齊,一點都不顯得凌亂。

            陳曉萍一進屋就拉住小秋的手,苦著臉厲聲的說小秋,你告訴姨,是不是家建這小子騙了你!別害怕,有姨給你作主。

            小秋臉紅紅的低下頭去,含情脈脈的看了家建一眼,羞答答的說沒有,家建哥對我很好!

            你這都幾個月了,別站著了!

            陳曉萍趕緊拉著她的手坐在床板上,摸了摸她的大肚子問什么時候懷上的,怎么不告訴別人一聲呢!

            小秋難過的低下頭去說我怕我爹知道!

            說完,又一臉幸福的紅暈摸了摸肚子,溫柔的說四個月了。

            女人的話題最好別去摻和,不過家建不聲不響的把人家小姑娘的肚子弄大,也太不小心了。張文擔心一會兒會吵起來,趕緊朝家建招了招手,板著個臉說出來一下,我有事要和你談!

            就是!

            陳曉萍在一邊煽風點火,恨聲的說罵罵他,騙人家小姑娘大了肚子不說,還瞞了大家那么久,干的都是些糟糕的事!

            陪媽說說話!

            家建悶著個頭,朝小秋囑咐了一聲就跟著張文走出來,一路上默默無語,看起來很消沉。

            兩人走到了一個開闊的水泥地上,張文找了個地方坐下后點了根煙,沒了剛才那副古板樣,嘻笑著說行呀!你小子,搞地下工作出身的吧!隱瞞得那么成功,要不是今天過來的話你打算瞞多久!

            家建臉紅了一下,無奈的說沒辦法,我媽要是知道小秋有了的話,那不就藉機逼我回家去。再說了我倆的事,家里一直沒給定下來,她也不敢回家去,只能這樣拖了。

            拖著也不是個辦法呀!

            張文默默的想了好一會兒、,突然問她們家要多少聘金?你們自己攢了多少?

            家建無奈地嘆了口氣說她家要一萬兩千元,我們這已經攢八千多元了,干到年底應該能存夠?伤亲佣歼@么大了,醫生說她有點貧血,將來生的時候可能不太順利。這錢我也不知道該用來娶她,還是生孩子時用。

            她一個大姑娘家的,還沒嫁就先生孩子也不太好吧!

            張文一句話就戳到了他的痛處。這封建的地方確實是這樣,奉子成婚不是奇怪的事,可生了小孩還沒結婚的話會讓人笑話的,光別人的指指點點就會讓他們受不了。

            唉!

            家建什么話都說不出,只是一個勁的搖著頭嘆氣,愁眉不展的樣子看起來很壓抑。

            張文想了一下,到底是自己家的親戚,該幫還是得幫,盤算了一下便說家建,要不你倆先把事給辦了吧!錢的事有我在,你就別擔心了,總不能讓人家女孩子沒名沒分的跟著你吧!

            嗯!

            家建馬上興奮得點了點頭,高興的說謝謝你了!

            其實他也很想和張文借,只不過雖說是兄弟,但畢竟沒怎么相處過,他也不好意思開口,這時候火燒眉毛了哪有拒絕的可能。

            過幾天挑個好日子吧!

            張文摸了摸褲兜,還剩下一萬多元。直接將那捆一萬元遞給他,囑咐說不過你自己要有點分寸的花!

            知道了!

            家建拿起錢來小心翼翼的塞進兜里,馬上信誓旦旦的說你放心,這錢我會盡快還你的!

            不急!

            張文吸了口煙后,問你還是不打算回村里去嗎?

            家建想都不想就點頭,一臉堅決的說我想在鎮上看看有沒有什么能干的,多賺點錢也好!總比窩在家里強,再說小秋家的人不太好,我不愿意和他們多接觸。

            嗯!

            張文拍了拍站了起來,拍著他的肩膀說家建,我也多啰嗦幾句!姨也是為了你好,你要不答應的話就敷衍她,沒必要總是頂嘴,一家人吵吵鬧鬧的多沒意思!

            知道了!

            家建立刻答應了,看樣子對張文的話也是言聽計從。

            回去吧!

            兩人一路走一路的聊,這時候家建很高興,說起話來也沒什么遮攔,毫不顧忌的說陳曉萍一心就是想把敏敏嫁給張文,攀上親戚后弄點錢給他娶媳婦。關于這事張文也是知道的,不過也沒多說什么,和他打起了哈哈。

            到了門前一看,小秋正趴在陳曉萍身上哭著。陳曉萍一看兒子回來,立刻一瞪眼,說你這個作孽的混蛋,給我進來!

            小秋,你先出去一下!

            家建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心態后,關上了房門。

            小秋還在流著淚,張文趕緊勸她說哭了對孩子不好,這才止住了她的啜泣。

            沒一會兒,屋里就傳出一陣的爭吵聲。張文知道這里面陳曉萍有點演戲的成分,能抱上孫子,誰不高興啊,但總不能夸兒子把人家肚子搞大了這事干得好吧!多少還是得擺出一副門風好的架勢,做做樣子過過場嘛!

            你們這房子多少錢租的?

            張文看著這破房子,沒話找話的問道。

            小秋隱約也知道眼前的大男孩是家里最有錢的親戚了,馬上哽咽著說三十元。

            嗯!

            張文看了看她的肚子和緊張的模樣,溫柔的笑了笑說行了!嫂子,我又不吃人,你怕我干什么!

            沒什么!

            小秋羞怯的低下頭去,卻是擔憂的聽著屋里愈來愈大的爭吵聲,似乎現在除了演戲之外,已經有點假戲真作的意思,內容大概也是圍繞著大肚子、結婚、回家之類的話題。

            原本只是陳曉萍歇斯底里的叫喊,但沒一會兒就傳出了家建的咆哮聲!

            小秋擔心得又要哭了,張文一看趕緊過去敲門,大喊說行了!你們,還有什么好吵的!趕緊出來,外面涼,別讓小秋待久了。

            屋里的聲音這才平靜下去,門一開,家建坐在床邊抽著煙,陳曉萍怒氣沖沖的走出來,似乎母子倆又吵得很不愉快。陳曉萍猶豫了一下,還是一把拉起小秋的手,信誓旦旦的說小秋,你放心,過段時間姨就把你們的事辦了!不會讓你和孩子受半點委屈的。

            謝謝姨!

            小秋激動得眼淚又掉了下來。

            看著她圓圓的肚子,陳曉萍這時候心情算好了一些,笑呵呵的說還叫姨呀,該改口啰!

            媽……

            小秋扭捏了好一會兒,才怯怯的叫了一聲。

            乖……

            陳曉萍樂得都有些找不著北了,咯咯的大笑著,按規炬媳婦都叫了媽就得給她改口錢,但習慣性的一摸后面的褲兜后,她卻有些愣住了,這點零錢實在不好意思拿出來呀!

            張文眼明手快,悄悄的朝她手里塞了幾張鈔票,當然不忘順手在那飽滿的臀部上摸一把。陳曉萍自然是能感覺到,不過什么都沒說,接過錢就遞給小秋,疼愛的說小秋,你把這錢先拿好!多替自己補一下,別虧待了孩子,知道嗎?

            我……

            小秋不好意思去接。

            媽給你的改口錢,當媳婦的有什么不好意思!

            家建在屋里說了話,她這才怯怯的接過,不好意思的說謝謝媽了!

            這媳婦乖的!

            陳曉萍心花怒放呀!這一聲媽似乎瞬間就澆滅了她的怒火,這女人變臉真的比翻書還快!

            家建一看時間不早了,走出來朝陳曉萍說媽,今天小秋都累了一天了。讓她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得趕早干活,也不能陪你們,南邊有個經濟賓館,環境還算不錯,晚上你和小文在那休息一晚吧!

            確實他那間小破屋擠兩個人都費事,想擠三人更是不可能,再加上他們小倆口可能有點事要商量,陳曉萍就不好多說什么,只能苦口婆心的囑咐起來小秋,你可別虧待自己!做事時要小心點,別干力氣活知道嗎?

            知道了,謝謝媽!

            小秋感動的應了一聲。

            經濟賓館的地方很隱密,要不是有家建帶路的話,張文根本就不知道出租房的旁邊還有這么一個好地方。本來以為這一帶的消費不怎么樣,是不會有什么好的賓館,不過按家建說這家就做有錢人生意,住的大多都是一些來這收購海鮮的生意人,所以環境也很好。

            三人站在門口,家建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朝陳曉萍說媽,晚上我又惹你生氣了。對不起了!

            母子倆的矛盾鬧了那么久,家建還是””第一次向她道歉。陳曉萍雖然有些錯愕,但還是心疼的說傻孩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對不起的!媽也是有不對的地方,你別想那么多了,趕緊回去照顧小秋吧,別讓她干那么多活知道嗎?

            嗯!

            家建點頭應了一聲,這時候似乎感覺到了溝通并不是很困難的事。感激的看了張文一眼,轉身就走了。

            陳曉萍看起來心事重重,張文的心卻比她更亂。晚上要和這少婦同宿,自己絕對沒柳下惠那個太監的定力,要是不小心或者故意干了她的話,那家里的關系可真就全亂套了。

            賓館的前門裝潢的還不錯,一名將近四十歲的服務員坐在柜臺,一看兩人進來立刻曖昧的一笑,見張文的打扮不像是本地人,立刻客氣地問兩位晚上好,開房嗎?

            開房這詞聽得陳曉萍臉有點紅,畢竟兩個字組合起來實在曖昧。悄悄的看了看張文一眼,今天張文可沒少吃她的豆腐,可她也不確定他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感覺原本的平衡有些被打亂了,扭捏的站在一邊,緊張得不行。

            一個是充滿青春氣息的大男孩,另一個是樸素動人的美婦;一個穿得休閑時尚,另一個穿著本地女人的花布衫。這樣的組合怎么看都不會讓人有純潔的想法,服務員立刻又曖昧的笑了一下。

            開兩間房!

            張文也是有些忐忑和緊張,被她看得有些難為情了。

            服務員看了看登記本,突然掐著手指朝張文做了一個捏錢的手勢,動作十分的隱密,陳曉萍這時候心不在焉根本不會看到。張文一眼就明白她的意思,猶豫了一下,還是難擋美婦的誘惑,在她曖昧的眼神下點了點頭。

            只有一間房間了!

            服務員裝模作樣的搖了搖頭。

            張文立刻裝模作樣的問有兩張床的也行!

            服務員又看了看,搖頭說是夫妻房,只有一張雙人床,不過可以洗澡的。你們還要不要了?不要的話一會兒可沒了!

            張文故意苦著臉,轉過身朝陳曉萍說姨,就一間房了怎么辦?

            陳曉萍頓時就有點不自在了,不過想了想自己干嘛怕一個小孩啊,馬上點了點頭說沒事,咱倆擠一擠就能過一晚上,又不是沒擠過炕,怕什么!

            開吧!

            張文趕緊交錢登記了,房號301。再一看旁邊還有家熟食店在賣東西,為了害怕她尷尬,再加上心懷不軌,所以先把鑰匙給她,說姨,你先上去吧!我肚子還有點餓,先去買些吃的。

            嗯……

            陳曉萍臉紅的應了一聲,和自己的外甥出來開房,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還得擠一張床上,這算是什么呀!不過她也是充滿了好奇和興奮,畢竟她長這么大””第一次住賓館,不由得開始猜想房間到底是怎么樣的。

            服務員殷勤的喊別人幫她看著柜臺,領著陳曉萍上了三樓。剛走到樓梯的時候,明顯就可以聽見有一陣陣小小的呻吟聲,好在房間的品質還算可以,聽起來不是很明顯,不過陳曉萍聽在耳邊還是有些不自在。

            服務員年紀約四十歲,也沒什么可避諱的,一邊走,一邊曖昧的問我說妹妹呀,你從哪找的小老板!我看他穿的休閑服都不便宜,瘦是瘦,但肯定結實,晚上你們可得要節制點啊。

            他是我外甥!

            陳曉萍慌忙的解釋著,但馬上又覺得不對,自己干嘛要和她解釋。

            服務員笑了笑,明顯就是不太相信,一邊拿出鑰匙將房門打開,一邊開了燈,曖昧的說別想了,咱們都是這年紀的女人,我理解!有個年輕人睡一覺比吃什么美容的東西都好,我看那小伙子身體挺不錯的,你可有福啰。

            陳曉萍臉一紅,也不想多去解釋什么。服務員也是因為張文偷偷塞給她的那一百元才格外的殷勤,一邊開著電視,一邊笑呵呵地問對了,你有沒有上環(避孕器)呀!沒上環的話可得注意點,床前的柜子里有保險套,可別玩得高興了還留個禍害,知道嗎?

            知道了!

            陳曉萍也不想和她解釋了,目光全好奇地落在這間房間。

            里面就是招待所那種普通的格局,不過比起她家的老房子是好了不少,雖然比不上張文的新家,但也算是不錯。墻粉刷得很白,一臺大電視,一張大大的雙人床幾乎占據了一半的空間,有可以洗澡的浴室,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

            服務員瞇著眼一直笑著,從柜子里拿出了兩條大毛巾,笑咪咪地說洗完了用這條毛巾圍上就好了,我看你衣服好像有點臟,最好別穿著睡,要是弄臟了床單就得賠錢了。

            一聽得賠錢,陳曉萍立刻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拿過毛巾后,看了看浴室里的煤氣熱水器,有些不好意思的問能不能幫我開一下水,我想先洗一下。

            嗯……

            服務員應了一聲,將熱水器打開,看了看一臉尷尬的陳曉萍,笑呵呵的調侃說有啥不好意思的,住一晚而已!

            是啊……

            陳曉萍敷衍著,但眼里那意思卻是你怎么還不出去。

            服務員眼里閃著小星星,還在滔滔不絕的幫著張文說話我說妹子啊,不是咱貪!你都找上這一位小老板了,怎么還穿這一身的衣服,按你的條件,要打扮起來不迷死人了,咱女人得對自己好一點,別省那些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最重要。

            陳曉萍低頭沉默著,不知道是在思索什么。

            服務員又賣力地勸說起來,話題是愈來愈下流了,說道還有什么可想的,我就是沒有你這樣的好命!找個年輕的總比找個老頭好,有錢舒服過日子,而且還可以做那檔事,可美了!

            陳曉萍感覺渾身不自在,扭捏著說瞎說什么,我們真沒關系。

            服務員一臉的不相信,臉上的表情更加的蕩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都是女人,我知道的,這年紀的需要大,有個年輕的男人伺候肯定舒服!在這又沒人認識你們,有什么好怕的,你就好好的享受就行了……

            陳曉萍終于有點受不了了,指著門說我要洗澡了……

            服務員馬上識趣的走出去,關門的時候還不忘囑咐說你可別穿那身衣服睡呀,一會兒弄臟了床單就不好了。

            將浴室的門關上后,陳曉萍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很燙。出了一天的汗,身上這時候黏得有些難受了,隨手把衣服一脫,一對豪乳包裹在肉色的舊胸罩下,那大大的尺寸一看就足夠讓男人瘋狂。如果張文這時候能看到她雪白的和標簽上的g,恐怕鼻血會噴上好幾升!

            陳曉萍將褲子一脫,只留下貼身的內衣,看了看自己的身材,雖然有一點點的發福,但卻充滿了少婦的豐腴嫵媚,尤其是自己的,總是能吸引男人注目觀看。

            想著服務員那露骨的話,陳曉萍就感覺全身很不自在。守寡那么多年了,已經多久不知道肉味,加上養育一對兒女的艱辛,早讓她無暇去想這些美事,但這會兒不知道為什么身體里似乎有股癢癢的,誘惑著自己再去體驗做女人的滋味。

            陳曉萍感覺身子愈來愈熱,突然腿間傳來一陣熟悉的潮濕,腿跟間磨蹭了一下,讓她發出了一聲難抑的呻吟。 ( 漁港春夜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92/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