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二章:陳敏被下藥

        文 / 不詳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林越和陸知菲架著昏迷的劉飛宇回到了車上,陸知菲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看前面發動車的林越,似乎和平時沒什么兩樣,陸知菲原本以為自己的心理素質也算好的了,可今天見林越殺一人,廢一人。還跟沒事人似的,這才覺得自己還是有待提高的,剛才她自己確實神經高度緊張,在林越開槍后,甚至想到了被人亂槍打死的場面。

            這個林越,不是瘋子,就是超人!

            “你怎么敢開槍呢?”陸知菲問道。

            “為什么不敢?”林越在前面反問道,“你不要被影視劇所迷惑了,覺得就張狂的不行,他們是張狂,可是,也沒到人手一把槍的地步,要是這樣,早被解放軍給消滅了,你要知道,我們是兵,他們是賊,要的,就是叫他們怕”

            林越的話中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妄,要是在幾天前,陸知菲可能會對林越的話不屑一顧,可是,現在卻是有些佩服了。至少自己絕對不能再案發不到四個小時的時間就抓住一個同伙,還找到了可能藏人質的地點。

            “可是,也不至于殺人?”陸知菲從不把自己對林越的佩服表現出來,總是忍不住要反駁。

            林越一邊注視著前方,一邊說道:“對這些人,是沒有道理可講的,拳頭大才是真理,周發十六歲從一個搬運工干起,到今天錦衣玉食,固然可佩,但是,溫柔鄉是英雄冢,越是活的滋潤,他就越是愛惜自己的命和錢,我今天股改已表現的像個瘋子一樣,就是要叫他知道,把我的人惹了,是要付出代價的,要是今天我一句話不說算了,那么,以后我們就別想再察有關的案子了!

            林越對陸知菲的表現也很滿意,所以對她的話多了起來。

            陸知菲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有些經驗卻是警校里學不到的。

            林越的電話又響起“林隊長,我們在車里面發先了一顆松針,劇資料顯示,這種松樹在本市區是沒有種植的……”

            林越笑了笑“那么,藍山村有沒有?”

            藍山村是越州郊區的一個村子,近年來發展鄉村旅游,在三江也是小有名氣。這也是周發告訴的那位老大的藏身之處。

            電話那邊楞了一下,隨即又笑起來“林隊長就是林隊長,比我們的先進儀器還厲害!

            “好了,改天請你喝酒”林越笑著掛了電話,將情況對陸知菲講明,看來周發并沒有欺騙自己。

            他下了車,叫陸知菲先送劉飛宇去醫院,隨后帶人來支援,而自己則先坐出租去藍山村。

            “林越“在林越走到路邊去攔車時,駕駛室的陸知菲忽然叫住了他。

            林越疑惑地回頭看她,后者停了停,這才說道:“小心點”

            林越微笑著點點頭,看著這個美麗的副隊長駕車而去。

            藍山村并不是很遠,坐車半小時就到了,林越看了看表,現在是十一點半,他將手機調成靜音。根據周發提供的情況,輕易找到了一戶獨門獨院的農家小院。

            門外兩顆松樹挺拔蒼翠。

            緊閉的朱紅色大門看來有些年代了,很多地方都掉了色。林越悄悄從門縫往里看去,院子里空蕩蕩的只有幾個竹椅。他并沒有著急進去,而是先在院子外面走了一圈,確定沒有后門,也沒有人放風,這才開始打量從什么地方進去最好。

            雖然按照周發的說法,這里平時就那位老大和手下總共三個人住,可是,誰干保證他說的是真的。越是最后關頭,越要冷靜。

            林越準備從青磚房的側面進去,隨地一跳,很輕易的翻身而過,連一丁點的聲音也沒有留下。

            院子的布局很簡單,前面是一片空地,后面是一排三間的瓦房,蓋得古色古香。

            林越摸到墻角,然后一個翻身,就到了中間客廳的門口?蛷d沒有人,不過左邊的房子隱隱有聲音傳來“娘的,這真能忍啊!

            “越能忍,到后面忍不住就越浪,嘿嘿!甭曇粢粋比一個蕩。

            林越皺了皺眉,先悄悄在右邊的房間外面看了看,沒人,這才又返回左邊的房子,看來人都站在這里了。

            窗戶是關著的,窗簾也拉著,但林越還是發現了一塊玻璃下面竟然少了一角,他暗暗好笑,眼睛從這往里面看去。

            房子里有三個人,一個坐著,兩個站著,都背對著自己,看不清樣貌。

            而自己找的目標,陳敏,卻是面對著自己。

            她此刻和昨晚的大不一樣,雙手和雙腳被綁在了一個大椅子上。外面的衣服全被脫光了,身上只剩下一條黑色的ruzhao和一條小小的紫色neiku,雖然沒有被脫的全光,可是,這個樣子的她似乎更加動人。

            兩個大大的naizi不住地起伏著,似乎要用力去掙開ruzhao的束縛一般,兩條雪白的輕微的顫抖著,還有點不可察覺的摩擦。面色紅撲撲的,如喝醉了酒一般。

            看樣子,陳敏似乎被喂了性藥。林越皺了皺眉頭。

            “哈哈,快忍不住了吧?阮夫人,要不要哥哥給你止止癢?”坐著的那個人笑呵呵的說道,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猥瑣!靶∪,準備攝影機,叫我們把打市長夫人發浪的樣子錄下來,說不定是個很暢銷的片子啊”

            “是啊,看著婆娘的naizi,我就從來沒見過這么大,這么白的。等會叫她哭著求著給咱rujiao,哈哈”

            “無恥”陳敏忿忿的罵了一句,卻因為一時的激動,小褲褲又向里面勒了一下,忍不住“恩”了一聲。

            “哈哈,忍不住了要吃neiku了?”那個蕩的聲音又笑了起來。

            陳敏被自己生理上的反應羞的滿臉通紅,隨即又為自己面臨的處境感到深深的絕望。

            身體上的反應越來越不受自己的控制,薄薄的nuku下面的花瓣似乎已經有點濕了,自己咬著牙硬撐著,收著自己的花瓣,不叫它們開合,可是,仍然有一絲絲的蜜汁流了出來,小kuku很快就要濕了。

            怎么辦? ( 沾花惹草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93/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