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jffv"></track>

    <nobr id="ojffv"></nobr>
        <bdo id="ojffv"><optgroup id="ojffv"><big id="ojffv"></big></optgroup></bdo>
      1. <tbody id="ojffv"><div id="ojffv"></div></tbody>
        <bdo id="ojffv"><address id="ojffv"></address></bdo>

        <option id="ojffv"><span id="ojffv"><tr id="ojffv"></tr></span></option><nobr id="ojffv"><address id="ojffv"><big id="ojffv"></big></address></nobr>

        第六章 老乞丐(周一求推薦票。

        文 / 林海聽濤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今天是星期天,西班牙廣場上游人如織,比平時的人多了不少。

            不時還能夠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旅游團出現在廣場上,他們是沖著這座廣場上的塞萬提斯雕像而來的。

            作為西班牙最著名的文學巨匠,塞萬提斯塑造的堂吉訶德家喻戶曉。如今他的雕像就像是俯瞰著堂吉訶德和桑喬的雕像一般屹立在廣場的中央。

            這座廣場本身就是為了紀念塞萬提斯而建的,1930年興建,很有些年頭了。也只是因為塞萬提斯,這座廣場才成了游人們喜歡來的地方,很多游客都喜歡在堂吉訶德雕像旁邊合影留念,以示到此一游。

            不過常勝可沒興趣去欣賞什么塞萬提斯和堂吉訶德的雕像。

            盡管他就蹲在塞萬提斯和堂吉訶德的雕像前面。

            星期天的西班牙廣場上全都是人,那些供有人休息的椅子上都坐滿了,就連噴泉的邊沿都是人,所以他只能夠蹲在這兩組雕像前。

            但就算是這樣,他也不能夠安安靜靜的享用他的午餐。

            因為他所在的位置,不斷有人會過來和雕像合影留念。

            一隊隊世界各地而來的觀光客最喜歡的就是跑到大名鼎鼎的堂吉訶德和桑喬雕像前面合影留念,證明他們來過西班牙廣場,來過馬德里,來過西班牙。

            而常勝正好占住了他們的合影位置。

            不斷有人上來請他挪一挪,挪一挪。

            常勝就這么挪一挪,挪一挪,從左邊挪到右邊,從右邊挪到了左邊。

            到最后他煩了,當又有一隊游人來到他面前,想要合影的時候,他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將對方嚇了一跳。

            然后他一言不發的拍了拍屁股,繞到了雕像后面去,這里雖然也有很多人在休息,但最起碼不會有人跑到雕像背面來合影留念了——誰愿意自己的照片中出現一頭驢屁股啊……

            在雕像背后重新蹲下,就像他蹲在球場邊思考問題一樣,他出神地看著眼前如織的人潮,眼神并無焦距。

            他的手里拿著只咬了一口的全麥面包棒,大約有半米長,口感很硬。這是西班牙人的主食之一,咬起來很是費勁,中國人是不習慣這種口感的。常勝也不習慣,但沒辦法,他現在就只能吃這個。

            他出一會兒神又咬一口面包,然后用力地咀嚼著,表情猙獰,用“咬牙切齒”來形容這是一點都不為過。仿佛他咬的不是面包,而是某個賤人的身體……

            被馬德里競技拒絕之后,他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跑遍了幾乎整個西班牙,可不是旅游,而是為了給自己找份工作。

            但現在,1999-2000新賽季已經開始了,他還沒找到合適的工作。

            有各方面的原因。有俱樂部的問題,也有他的問題。

            要么就是對方瞧不上他;要么就是他嫌人家薪水開得太低,簡直就跟打發要飯的一樣;要么就是對職位的期待不符;或者干脆人家俱樂部連見他一面的機會都不給……

            總之,兩個月多下來,他走遍了西班牙,花光了自己從皇家馬德里那里領取的最后一筆薪水,也依然還是一個失業者。

            為了找工作,他退掉了自己在馬德里租住的房子。

            而如今,他全身上下除了手中的這塊面包,就只剩下兩百三十一比塞塔了,有零有整。

            此時美元對比塞塔的匯率是一美元等于一百八十比塞塔。常勝現在身上連兩美元都沒有了。

            1999年的西班牙已經連續四年通貨膨脹了,如今正是物價飛漲的時候,這兩百比塞塔能做的事情可不多。

            還好酒店的房費是預付的,否則他連酒店都住不起了。哪怕是那種最廉價的連鎖酒店。

            但他所交的房費也只夠他住到明天。如果明天再找不到工作的話,他恐怕就得像那些流浪漢一樣,去睡馬路了。

            上一世的常勝就算混的再慘,也沒有慘到這個地步啊。

            難道真的要讓他把自己哥哥所經歷過的一切再經歷一次?那是不是接下來就得去垃圾桶里刨食了?

            也想過利用自己領先這個世界十三年的認知來賺點錢先。

            可是很快他就承認了失敗。

            前一世作為一個專職的資深足球宅男,除了足球,他對其他任何東西都不感興趣。

            他不記得任何一期彩票的中獎號碼,他倒是聽說過有些股票很火,比如谷歌、雅虎什么的,可他沒有啟動資金。就算是賭球……1999年的夏天倒是有一屆美洲杯,不過賭球博彩可沒那么簡單,只知道比賽勝負的話,常勝所賺有限,自己身上這點錢都砸進去,也不見得可以蕩起什么水花。除非他還能記得每場比賽的比分,但是美洲杯那種偏僻的比賽,誰會記得那么清楚?常勝又不是美洲足球的忠實擁躉,不讓他百度的話,他哪記得那么清楚?

            那種足夠影響國際政治經濟走勢的大事,就算他知道了,也沒辦法給自己賺錢。

            他能夠跑去美國給美國政府說“我知道你們在2001年要出大事,你們給我一大筆錢,我就把具體日期告訴你們”嗎?只怕他真這么做之后,要么被關進監獄,要么就直接被驅逐出美國……

            回中國的話,房地產倒是一個賺錢的玩意兒,可一方面他沒這個本錢,連一套房子都買不起。另外就算他能夠買得起房子,等房子升值,他也早餓死了……

            抄以后大神們的網絡小說?1999年的中國網絡還是自由主義者的天堂,寫出來都是免費給人家看,有人看那都是抬舉你了,還敢收錢?臺灣出版倒是能賺錢,可是那畢竟是鳳毛麟角。而且還是那句話——遠水解不了近渴。就算他真的能夠順利臺灣出版,估計也已經餓成干尸了。

            總之,現在除了立刻找份工作之外,他就沒有其他能夠養活他的手段了。

            要實在不行……

            干脆就去找家中餐館刷盤子吧?

            刷盤子這種工作沒什么技術含量,也不要求學歷和工作經驗,他應該是干得了的。

            追求夢想固然是值得尊敬和熱血的,但首先也得先把自己喂飽了再說啊。否則餓死在了追求夢想的道路上,那算誰的?

            ※※※

            陷入了又一次出神的常勝突然覺得眼前有些暗。

            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面前站著一個老頭子。

            他抬起頭觀察。

            衣服還算整潔,就是搭配的很怪異,好像是東拽一件,西扯一條隨便拼起來的;蛟S在十年之后大家會認為這是后現代風格,很前衛很時尚,不過現在給人的感覺只有一個——這是個乞丐。

            這位老乞丐站在常勝面前,看著他,默然無語,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常勝左右看了看,他自己旁邊都是人,停下來的人和走動的人,但是這個老乞丐眼中仿佛就只有自己一樣,站在了他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常勝沒有揮手讓這個老乞丐滾遠點,不要打擾了他思考人生。

            他只是對眼前這人攤開手說:“我全身上下就兩百三十一比塞塔了。但是這錢我不能給你,因為我自己就靠這點錢活了!

            圍有很多人,他們有人行色匆匆,有人步履悠閑,從常勝和老乞丐周圍走過去,走過來。但是沒有一個人向這里投來目光,常勝看了,這些人全都神色如常地從他們身邊經過,連眼都不斜一下。

            就算西方人再注重,也做不到目不斜視的地步吧?

            他覺得奇怪。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那個乞丐還站在自己的身前沒走呢。

            而且看樣子,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常勝重新看他,見乞丐正盯著自己手中的面包,眼神中盡是渴望。

            這是西班牙人的主食之一,長棍形面包,大約半米長。他當初選擇買這個面包本來想的是中午吃一半,留下一半當晚飯吃。作為一個口袋里連兩美元都不到的人,也就只能這么省吃儉用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明天的三餐要去哪兒對付呢。

            但現在看來,這晚飯是保不住了。

            他嘆了口氣:“好吧好吧,這面包我只吃了幾口,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掰一半給你好了!

            對方沒有表示異議。

            常勝小心翼翼將這條面包掰成了兩半。

            之所以小心翼翼是不想灑落太多的面包渣,現在他可沒有浪費糧食的資格。

            他將自己沒咬過的那半邊遞給了老乞丐。

            乞丐也不推辭,接過來就是一大口。

            看樣子是真的餓壞了。

            一邊咬著面包,這位乞丐一邊就在常勝旁坐了下來。

            常勝看著這個不請自來的老頭子,突然覺得很有趣。

            這里這么多人,他怎么就找到了自己呢?

            不過對于自己來說,他是一個陌生人,以后一輩子也許都不會有交集。

            同樣的對于他來說,自己也是一個陌生人,以后一輩子都不會有交集。

            在苦苦追尋夢想兩個月,到今天終于彈盡糧絕,有些苦悶和彷徨的常勝突然很有傾訴欲,坐在他身邊大口大口嚼著面包的老乞丐不就是一個挺好的聽眾嗎?

            他想給這個老乞丐講個故事,當然,不是他的故事,而是他哥哥的故事。

            “喂,你想聽故事嗎?”他問旁邊的乞丐。

            乞丐抬起頭,嘴唇周圍沾滿了面包屑。

            他用手舌頭將那些面包屑都小心翼翼地舔了進去,這才第一次開口說話:“請講!

            “原來你不是啞巴啊……”常勝聽到他說話,翻了個白眼。

            然后他開始向這位素不相識的老乞丐講述起了自己哥哥的故事。

            那真是一段追尋夢想的傳奇史詩…… ( 勝者為王 http://www.bjanmo288.com/14/14294/ 移動版訪問:m.qqxs2.com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千千小說網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bjanmo288.com